Monday, December 07, 2009

小小恩一岁了!





小小恩一岁了!


妈妈在这里祝你 :


的度过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Monday, November 02, 2009

<<---- NO?YA?!---->>


小小恩最近很喜欢爬楼梯,爸爸看到她偷偷走到楼梯口就对她说“NO”,小小恩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爸爸类似"YA"的发音。

就这样,因遭到爸爸反对而不敢擅自爬上楼梯的小小恩,与坐在一旁看着女儿的爸爸,两父女一来一回的"NO"和"YA",让妈妈我觉得好好笑。

Friday, October 30, 2009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忙茫盲!!!




忙茫盲!!!

最近在帮朋友的聖誕福音單張画插图。
朋友问:“能否義務幫忙畫?而且只有一個星期,挺趕的。。”

当然可以!
我不是个好基督徒,每次都是我向上帝祈求,却从没回报过上帝什么。这次朋友那么看得起我向我邀漫画,除了受宠若惊之外,也很高兴能付出一点点绵力。虽然很忙,但忙得开心。


Friday, October 23, 2009

~~人奶~~

昨天忘记把一小片valve装上去泵奶器里面,等到早上要在办公室泵奶时才发现奶水吸不出来。这也就表示我今天一整天没得泵奶,小小恩明天没有人奶喝了。和米高提起时,他说:“用手楂啦”。这小子的回答令我啼笑皆非“我不会,楂不出。”我也答得理直气壮。

为了让小小恩有人奶喝,我规定自己每天要泵三次奶水储存进冰箱里,傍晚放工时才拿回家去,以便隔天让保姆弄热给小小恩喝。由于公司里结婚生子的人寥寥无几,在办公室里泵奶对这些同事来说更是新鲜事,自然而然的我就成为他们的笑柄。面对这些鬼马同事,脸皮薄一点都不可以。就以米高来说吧,这家伙常笑我的身材走样,还曾问我是不是穿洋人尺码的胸罩,豪哥就表现得比较害羞,一讲到这话题就频频呼问为何我们可以在大庭广众讨论这话题的,杰生呢,就常嚷嚷说我用他们的store room而呼叫着要和我收钱。除了男同事时不时会拿我泵奶的事来当作笑料之外,女同事也对喂人奶这事情颇感兴趣的,当然我也不避忌和他们大谈特谈,毕竟这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至有时我还会作弄他们问他们要喝吗?要什么口味或有机的都有,只是收费会较昂贵,因为得买特定食物来吃才有那食物的味道,甚至还可以用奶水制成糕饼给他们吃或加进他们的饮料里,要知道在外国人奶能卖到很好的价钱,更何况这可是得牺牲小小恩来成就他们的呢,面对侃侃而谈百无禁忌的妈妈我,同事们都笑成一团了。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同事米高

马来同事在修理电脑时发生一点小问题,“啪”的一声响在寂静的办公室传开来,让我们都吓了好一大跳,连经理都从房间里走出来问什么事,同事米高回应说没事,然后走近马来同事问他还好吗?接着转对我们说,再爆大一点,我们全体就要在富贵山庄见了。米高会这么说是因为前一天我们讨论过富贵山庄,他说富贵山庄的风景真的很好,鬼马的他还开玩笑说那些预先买下墓地的人会不会为了景观太好而想快点死掉以便早点住进去的。

这次米高又以爆炸来消遣我们,我说到时候大家都化成灰与泥土混为一体了,还需要在富贵山庄见吗?意思就是,都粉身碎骨连渣也没有了要以什么来埋葬?!

只见他慢条斯理的说:“妈妈,你比较难。。。” 停顿了一下,


“因为你比较大份!”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不速之客---->>


小身影闪入房间里,两只小眼睛环视着四周围,唔~没人,想必这家人已经出去了。正好,让我这不速之客来参观参观一下,主人房空间还蛮大的嘛,有靠墙大衣柜,大床和电视机,一应俱全。不过,女主人好像比较懒,东西都随便乱放,看起来没有什么收拾,但无所谓啦,这也蛮配合我的风格,我喜欢。

好,再来是去客房,这里的客房啊,一间摆有家具,另一间却没有,看来这主人家人丁单薄,没什么看头,嘿嘿!这里空着的房间正好可以让我在这安住以及生儿育女,顺便帮家里搞热气氛,那才热闹嘛,就这么决定吧,让我先在这里留下一些纪念品。

~~~~~~~~~~~~~~~~~~~~~~~~~~~~~~~~~~~~~

哎,来了那么多天看了这么久,家里都是冷清清的没什么人,自从上次来这看过这屋子之后,心里还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这常住,问了家里人意见,大家却好似兴趣缺缺的,搞到我都没什么心情了。算了,就把它当作别墅吧,偶尔来小住几天或来玩几小时也很过瘾,反正主人家都还没发现我的到来。啧啧啧~说起来这家的女主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懒,看我上几次留下的纪念品都还原封不动的堆在客房角落里就知道了,这一点和我家里的黄脸婆还真有得比。

~~~~~~~~~~~~~~~~~~~~~~~~~~~~~~~~~~~~~


“哇~~哇~~~”忽然传来一把刺耳的尖叫声。
吓得我快快往衣橱里钻,干嘛那么大惊小怪,是见鬼了吗?害我的心脏差点负荷不到,都快被活活吓死了。

“吡吡啪啪~”哎哟,好痛,不要打我啦,我知道私闯民宅是我的不对,可是能不能请你们手下留情不要再追着我打了?哎哟哟~哎~为了避开你,我已经从楼上逃到楼下了,你打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能消你心头之气吗?求求你饶了我吧,长得丑也不是我的错,我一生下来就是这模样,你们以为这是我要的吗?可以选择的话我才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但天性如此,我还能怎样呢?哎哟哟~ 唉~算了算了,我知道今天是难逃此劫了,再见了,我的家人,希望你们能比我好运,能逃过命运的转轮,逃离我辈的宿命,过着平安又不被人人喊打的生活。永别了,我的家人。

---->> END
~~~~~~~~~~~~~~~~~~~~~~~~~~~~~~~~~~~~~


前几天抱着熟睡的小小恩上楼时,一打开房里的灯,就看到厕所窜出一只小老鼠,我俩一对照,都吓了好一大跳,小老鼠快快钻进衣橱里(气死我了,干嘛衣橱门没关?!) 而我就被吓得立刻放声大叫“哇~哇~~老鼠老鼠~~”,连在我怀里的小小恩都被我的叫声惊醒了。熊老公赶快跑上来看个究竟,并随手拿起抹地拖就往衣橱里搜,胆小的我因为害怕老鼠随时会跑出来,所以赶快抱着小小恩到楼下去,收拾老鼠的事就让熊老公去做。

“吡吡啪啪~”,在楼下的我只听到一阵乱棍拍打的声音,心里头却还在想为什么那只小老鼠要来我家啊?而且还是在楼上,该怎么办呢?打死它吗?会不会太残忍了?楼上会不会血迹斑斑的好恶心?不打死它呢?又担心它会再来,坐在楼下的我脑袋里不由得胡思乱想,这不安的情绪似乎也影响了静静躺在我怀里小小恩,小不点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盯着我看,哎,小小恩啊,妈妈也不想的,可是小老鼠太恐怖了,才会让妈妈那么失控的,希望妈妈没有吓着你。。。正当我和小小恩做“心理辅导”时,小老鼠被熊老公追打到楼下来了,妈妈我又被吓到哇哇大叫,赶快又抱着小小恩逃到楼上去了。

过了不久,楼下一片静止,只见熊老公一脸疲惫施施然走上来,问他老鼠怎样了?他回答说已经被他打死在楼下冲凉房内,并且装在盒子里丢掉了。“很残忍。。”熊老公停顿了一下,“但也没办法,如现在不消灭它,改次它还会潜进来的。”





后记:当我第二天在楼上扫地时,才发现两间客房都有老鼠粪,想必它已经进来不止一次了。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小小恩会走路了!

2009年10月16日 晚

小小恩会走路了!

之前就自行站立起来走一小步的小小恩,这几天越走越大步,越走越稳,还走得不亦乐乎呢 ^0^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十个月大的小小恩




这是小小恩7个月时拍的,当时候的她对篮子里的东西很有兴趣。还试着把篮子拉出来但因为力气不够不成功而为此生气得大叫呢,这次再试,知道自己无法把篮子拖出柜就伸手进去把里面的信件拉出来乱丢。


不知不觉小小恩已经10个月大了。这阶段的她到底进展如何又学会了什么呢?让妈妈我记录下来。



1)生了四颗牙,还是同时一起生出来的。


2)学会自己站起来,而且跨出第一步了。


3)学会如何下床下沙发。


4)会把双眼咪起来笑到露牙龈扮鬼脸引人发笑。


5)会故意把手巾或手上拿着的东西丢掉让你拾。


6)学会与保姆顶嘴,虽然嘎丫~嘎丫丫~丫~的不懂在讲什么。


7)保姆用手指着她骂时,她不止会不高兴的嘎丫~嘎丫丫~丫~,还会把保姆的手拨开。


8)不高兴不耐烦或要睡觉时,会一直扒头。


9)听到喜欢的音乐,会左右摇摆身体,前后摇摆身体的同时也会把手举高,现在会站了就会站起来摇。


10)会疼爱保姆顾的另一个婴儿弟弟,会小心的用手sayang弟弟,也时常把弟弟的脸蛋和光头亲到满头满脸是她的口水。


11)会自个儿边讲话,边点头。


12)穿尿片穿衣服时,还是时常哭到好像我们虐待她。


13)还是一样贪吃。


14)拿到梳子会做状要梳头,拿到发夹就做状要戴上头发。


15)会用手指指着要去的地方。


16)会掀开妈妈的衣服窃看,然后钻进来喝奶 :P ;也会掀开爸爸的衣服窃看,一脸疑惑的看着爸爸的胸毛,并且用手去拔。(痛死爸爸了)



17)对不认识的人比较不敢作怪,去不熟的人家里时更不大敢乱发脾气。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又病了!



前几天就觉得眼睛涩涩的,但又不想一直去看医生,所以就想让它自然好,谁知今早一起来照镜子,眼睛竟然肿起来了,唉!没法,还是得看医生拿MC,而且还被熊老公唠叨了几句,因为昨天不听他的话去看医生,害他今天需要和学校请time-out带我去看医生。

说起来,这两个月来我已经去看这位医生三次了,不知他会不会觉得我有很多问题呢?

医生查看了我的眼睛,说是细菌感染,得了"眼针"。再问医生为何我的感冒一直都没能好起来?他说是敏感问题,并说我们这区最近的空气质素很差,很多人都有伤风感冒的问题。

自从上次中了疑似AH1N1那场病之后,觉得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就说感冒吧,我的感冒一直都没能完全好,再加上最近工作有些忙,晚上又要照顾小小恩,更使得我的状况反反复复,时时觉得疲惫虚弱。

保姆和医生都问我有没有怀孕?奇怪,怀孕会这样的吗?医生说会,那是因为身体的营养不够,导致身体会变得较弱。唔,说起来我怀小小恩初期也是时常伤风感冒,抵抗力非常的弱,但说我现在是怀孕?!这个机率差不多等于零;但不是怀孕的话,真的是年纪大了?我想我真的要补补身子了。

哎,真烦!为身体变得这么虚弱而烦,为身体虚弱还是那么胖更烦!!!:P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鬼灵精之对话1--->>

小孩:昨天晚上我看到爸爸妈妈抱在一起咧。

保姆:是meh?小孩子不可以乱乱讲话。

小孩:是真的!我没有乱讲话。

保姆:那你的爸爸妈妈有kiss吗?

小孩:有~~~

保姆:你骗我的啦,小孩子不可以讲骗话!

小孩:我没有骗你~ 我拿给你看。

小孩跑进屋里拿出证据给保姆看,

个证据就是

他父母亲的结婚照!哈哈哈~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孩子——小小恩的照片上榜了。



我也把小小恩的照片寄过去了。^^
可是已经达到1000张了,所以不懂还会不会把小小恩的脸谱放上国旗。

Tuesday, October 06, 2009

小学恩学下床


摄于阿公店屋家楼上。

9月中,9个月大的小小恩会下床了

嬷家一尺厚的床褥是铺在地上的,使得小小恩要下床常显得不知所措,于是姑姑就边解说,边捉紧小小恩的双手,再把她的小脚拉到床褥边缘,一步步的教她如何下床。一次,两次,三次,顽皮的小小恩一掌握到其中诀窍后,就上上下下床褥玩得不亦乐乎。小家伙也把这个新学到的花招用在下沙发时,但害怕跌倒的她非常小心翼翼,先两手紧捉着沙发,确定小脚动得到地上后才敢下来。遇到比较高的沙发,她也会趁有人在身旁时,“咻”的顺着沙发滑下来,一连串的动作常把大人们都逗得开心极了。

至此之后,每当她一睡醒,就会自己爬下床褥,然后把掩着的门打开,大声的叫,似乎在告诉阿嬷他们她已经起来了。

Sunday, October 04, 2009

回登嘉楼去


这个面包我也有做过,可是我把它放到第二天才烘烤,所以有一股发酵过头的酸味,而且硬到可以丢死狗!


马来新年拿了3天假,回熊老公家去。

本来说好20号当天才回,但熊老公却等不及,冒着塞15个小时车的险(这是以前吓死人的记录),就在19号,也就是星期六凌晨启程。

早上六时四十分起程。七点十多分顺利来到gombak,当我俩还在沾沾自喜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车时,就看到收费站前方有好长的车龙了,而这一塞就塞了两个小时,直塞到karak大道前,不过还好,情况不至于太差,但我们也花了九个小时才到達登嘉楼。本来熊老公说会停在kemaman著名的海滨咖啡馆喝咖啡的,可是他一到那里就觉得太多人而不想停留了,算了,反正我曾经去过,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比起这个,快快回登嘉楼看我的小小恩还来得比较重要。

一个星期没见到我们的小小恩,刚开始显得比较生疏。奇怪的是她似乎特别黏姑姑也就是熊老公的姐姐,连阿嬷都说她看到姑姑就好象看到亲生妈妈一样,不是说喝人奶的宝宝很黏妈妈吗?可是小小恩却很黏她姑姑。说起来让我想起一件事,就是七月我们回去帮阿嬷庆生时,当时後姑姑边忙进忙出,边对在阿嬷怀里的小小恩说等姑姑忙完了就会抱她,小小恩似懂非懂的,静静的待在阿嬷怀里也没吵闹,只是眼神偶尔会随着姑姑走。一个小时后待姑姑穿戴好,熊老公的侄儿小胖伸手要姑姑抱,姑姑一抱起小胖,小小恩却忽然哭了起来,也伸手要抱,原来小小恩一直在等着姑姑履行诺言,所以一看到姑姑抱小胖时,才会哭起来。这个小家伙,那时才七个月大,却也学会争宠了。

阿嬷告知我们小小恩长牙齿了,上门牙和下门牙四颗一起长。
而在阿嬷家备受长辈宠爱的小小恩越来越坏蛋了,不如她意就使脾气哭闹不已,姑姑说是被她宠坏了。

这一个星期在熊老公家过得很悠闲。

熊老公的妈妈是个很传统的妈妈,整个星期她就一直待在厨房里忙着煮好吃的,有面包糕点,有keropok lekor,登嘉楼laksa,asam鱼等等等等。以上那张照片就是她的拿手面包,很好吃哦!:) 。
除此之外,熊老公的两位姑姑也忙着做菜包,keropok,和蛋糕给我们吃,家里有这些长辈真的很有福气,我是真心的那么认为的。

记得很久以前和熊老公不熟时,听到他和另一个同学和老师谈起家乡菜,熊老公一脸兴奋的说,出来吉隆坡读书后特别想念妈妈煮的菜肴,而当他回家时,妈妈就会忙着煮他爱吃的。当时侯的熊老公一脸感动很感谢的样子让我印象深刻。

当然那时候的我也没想到会和他结婚!呵呵呵~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阿嬷与我


我出生的时候,爸爸长年累月在外坡工作,妈妈为了要照顾尚年幼的哥哥姐姐,就把我托给阿嬷和二伯母看顾。听说婴儿时期的我,常常不分昼夜的哭,在没有办法之下,阿嬷只好放下一切,整天坐在沙龙边摇着睡在沙龙摇篮里头的我。那时候的阿嬷,是带着多么慈爱的心情看顾着小孙女啊。

从小就给阿嬷看顾的我,祖孙之情亲厚不在话下。

爸爸的兄弟姐妹有八人,阿嬷的内外孙也有二十多个,但我却是阿嬷最疼爱的小孙女。

四岁才带返家里的我,和家人的感情很不好。一方面对家里感觉陌生疏离,另一方面又很想念从小顾我到大的二伯一家,导致小时的我一直不能与家人融合相处。可能就是如此,哥哥姐姐觉得我怪异爱哭,总是喜欢欺负我捉弄着我,而当时侯孤立无主的我,还好有阿嬷的疼爱与呵护。

小时候的家很大,我与家人住在前面,五叔一家就住在后面,整间家的后院直通,而阿嬷就住在五叔家楼下位于正中的小房间里,房间的一个窗口正正对着我家后院。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个画面,就是被哥哥姐姐欺负时,我一路哭奔到后院喊叫着阿嬷,在房间里的阿嬷就会跳出来追着兄姐打骂斥责,爱我心切的阿嬷,每每怒骂兄姐时也会痛骂妈妈管教不当,虽然妈妈常忍着不出声,但我害她间接被骂,相信也是造成妈妈和我不亲的原因之一吧。

阿嬷常把好吃的东西留给我,去那里都带着我。我第一个会眨眼的洋娃娃也是阿嬷托人买给我的礼物。要知道在那时候这种洋娃娃可不便宜也不容易买到呢,平常节俭的阿嬷,对我的宠爱从这可想而之。也就是太疼爱了,使得阿嬷与父母之间引起更多的摩擦。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几件,吃饭事件是其中之一。事件的发生在我还没进幼儿园的年龄,爸爸是个顾家孝顺的孩子,每次看到阿嬷不顾自己只管帮我夹菜时,总是不耐烦的叫阿嬷自己多吃不需要管我,但爱孙心切的阿嬷往往罔顾爸爸的言语,还是频频往我碗里添菜。忽然间,爸爸闷不作声的伸手过来,拿起我面前的饭碗就用力往外丢,随即传来的是爸爸一连串的骂声,被吓坏的我的哭声。以及阿嬷默默流眼泪的情景。。。这是我永远会记得的一幕。在许多年后才了解,爸爸不是在怪我,他只是很生气阿嬷不听他的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是以前的父母不懂,不懂这样的举动对一个老人以及一个小孩的伤害有多深;不明白这样会让哥哥姐姐们觉得我是罪魁祸首而更加讨厌我,让我在家里的日子更难过,也更使阿嬷以母鸡保护小鸡般的心态保护着我。

小小年纪的我很明白阿嬷对我的爱,所以我也很爱她,我俩的祖孙情是很让人称羡的。

年幼的我,对阿嬷的依赖性很强,总在睡醒的第一时间跑去找阿嬷,跟随环绕在她身旁一整天,一老一少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也很自得其乐,有人客来看访她时,我也会默默守在她们身旁自己玩,或捏泥巴娃娃,或捉蚱蜢的,偶尔还会随她去串门子,到街头她老朋友家去。阿公是基督徒,嫁鸡随鸡的阿嬷也跟着上教堂,连带我从小也跟着上主日学了。

拥有六个儿子的阿嬷,常常会轮流去各个儿子家小住。而我就在家默默倒数她归来的日子,到她要回来的那一天,总是会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家门前痴痴的等,直到载着阿嬷的车子到来,极兴奋的我会放声大叫:“阿嬷~阿嬷~”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去,牵着阿嬷铺满皱纹的手,小心奕奕的扶着她进屋子里去。多年以后,堂姐曾描述过这一情景,说是她最印象深刻的一幕。

阿嬷也爱看戏,晚上播放新加坡电视剧时,她就会从中间的木楼梯上来我家,不动声色的坐在大家后面静静观赏,所以我家楼上客厅后方常留一个椅子,以供她观赏电视坐的。每当她上来时,我就坐在她的脚跟前,帮手脚冰冷的阿嬷搓搓双脚搓搓双手,就是深怕她被冷着了。

早年阿嬷挨的苦数之不尽,导致晚年的她体落弱多病,终于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因病去世了。大病之前她似乎有所预感,续而向爸爸提出要带我去银行,把毕生储蓄给我的要求,但爸拒绝了,原因是不想引起其他兄弟的不满。阿嬷被拒绝后很伤心难过,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阿嬷默默的掉泪。不过在这件事上我能了解爸的难处,想必可以的话爸爸也不想让阿嬷有所遗憾。

阿嬷,在我幼小无助的时候守护着我,使我苦闷的童年生活还有美好的回忆。虽然她去世的时候我还无法理解何谓生死,但我期待着和她在天堂重逢的日子。如果我还可以上天堂的话。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我不是中AH1N1!



前几天的咳嗽感冒,直到现在还没完全康复。

虽然身体不像以前般一病好立刻恢复元气,但感觉上病况还是一天比一天好转的。
昨天和上司越洋通电话讨论Storyboard,说到一半竟然咳嗽咳个不停,很糗。逼不得已下只好由这里的另一个上司KB接手代劳。

为了能早日好起来,也为了不传染给身边的人,所以我又回转去之前的诊所复诊。


医生 : 。。。。。。。(看我的病例纪录)

: 那天我有来这里给你看,现在是比较好了,不过可能因为你没有给我咳嗽药水,所以我现在 还有咳嗽。

医生 : 因为你那天没有咳嗽。

: (点头) 是咯。现在我是比较好了啦,只是还有一点咳嗽和伤风,为了让它更快好起来,我又回来看你咯。。。

医生 : (笑笑)哦。。。。(开始著手检查我)我这次不会给你antibiotic,因为你只是还有少许的咳嗽。

: 哦。。那我会不会传染给别人?

医生 : (还是笑笑)不会。。。你不是。。。。

: (很明瞭医生的意思) 可是当天晚上我老公就被我传染了。。。

医生 : (扬起眉) 哦?!

: 那我这种咳嗽会不会传染给别人?我星期一已经开始上班了。。。我怕会传染给别人,不过我有戴mask。。。。

医生 : (又笑笑) 不会啦。。

: 因为我有一个同事是孕妇,我怕传染给她。。。

医生 : (给我一个了解的表情。虽然他总是带着面罩。)哦。。。。。。。
(停顿了一下) 你要不要病假?

: (犹豫着) 唔。。。。。

医生 : (看了看我) 我看你吃了这些药会想睡觉。。。我给你两天休息吧。

: 哦。。。(心想:又有病假?还是两天?可是一人在家也很无聊。。好像一直请病假哦,而且下星期又拿三天假期。)


医生 : (在忙着写病例与所需的药)

: 现在我公司的人看到我很怕啊。


医生 : (忍不住嗬嗬笑)

: (开始aunty似的絮絮述说)他们都怕会被我传染。之前我不是说那个中轻微H1N1的同事吗?他中的时候我和他说我怕接近他,我有孩子,还要顾孩子的啊。。。现在他作弄回我说他很怕。。

医生 : 呵呵呵~~(越想越好笑,开始笑得更大声了)唔~唔~ 哈~哈哈哈~

: 呵呵呵~(也跟着傻笑)


从诊所出来后,和熊老公说起,才发现自己很三八
而且回到家后,才发现忘记拿resit了!!!
算了,今天再倒回去拿,应该还可以吧。
上个星期也是 糊里糊涂的,医生给我两天病假,我竟然和熊老公说我们可以直接回登嘉楼了,都忘了马来新年是20号而不是14号。

晚上打电话和宝草宝说,听到她哈哈大笑,还说下午当我咳到喘不过气来而把电话听筒交给她,让她和另一头的上司解说我因为不舒服而临时走开去的时候,她也是心里毛毛,想说这个听筒会不会也已经沾满了我的细菌。

宝草宝,放心啦,我不是中AH1N1。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我的阿嬷

看到小小恩的阿公阿嬷们那么疼爱她,不禁让我想起我自己的阿嬷。


我的阿嬷,是从唐山来的传统惠安女。

那里的红头巾妇女,受到古老习俗的束缚,不止婚姻由父母做主,而且不论婚前婚后,沉重的劳动都由这些刻苦耐劳的惠安女所负担。偶尔阿嬷也会提起她村子里妇女轻生,甚至于三五成群的把手绑在一起,以投奔怒海的方式结伴集体自杀,以逃避坎坷命运的事。记得八十年代初,我念小学的时候,新加坡电视台曾经制作过一齣名叫“红头巾”的连续剧。阿嬷很喜欢看,毕竟离开家乡已有大半辈子的她,看到关于自己家乡的电视剧,就算剧情虚构也好,也可一解乡愁。但一看到那些妇女被逼婚,被欺凌,甚至害怕自己的未来而和另一个好朋友手牵手去自杀的剧情,阿嬷都会默默的用衣角揩泪。

说起来,阿公和阿嬷的婚姻也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

那时候的他们,已经各自心有所属,所以对这段婚姻,都是抱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态度下完婚。结婚之后,为了更好的将来,两夫妻还远渡重洋来到南洋生活。

贫贱夫妻百日哀。这种现象在那个年代比比皆是,其中也包括我的祖父母。

我没见过阿公,因为他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就去世了。我印象中的阿公,除了家里那张老旧的照片之外,就是由长辈们那里得知。听说阿公是个软心肠的人,看到谁家穷困,就会不顾一切把手头上所有的捐给别人,压根儿都没有想过自家也有嗷嗷待哺的幼儿。再加上阿公有吸大麻的恶习,更使得家里一贫如洗。虽然阿嬷对阿公这些作为颇有怨言,但大男人的阿公不能接受老婆的唠唠叨叨,所以每次总是闹到不欢而散。听二姑说,最经典的是大发雷霆翻桌子,把一家大小的晚餐都翻倒了,把孩子们吓得纠成一团,幼小的二姑还死命拉住阿公的裤脚,口中喃喃叫着:"阿爸,不要,不要。。。",就是害怕阿公对阿嬷动粗。

这样的阿公,老实说不是能依靠的。所以家中沉重的生活担子,都是由阿嬷一个人背负着。难为了阿嬷为了一家十口一生劳劳碌碌,为了不让家里断炊,为了年幼的孩子们,阿嬷只好咬紧牙根,日做夜作几份工来维持生计,甚至于家里年幼的小孩包括排行第六的爸爸都要出来,或做工,或检烂菜梗帮补家里。

阿嬷的生活过得很苦。但我相信,最苦的莫过于两个孩子的夭折。阿嬷从没对我说过这些,这还是我兜兜转转从长辈们那听来的,他们说,原来阿嬷生过十个小孩,有一个生下来就夭折了,另外一个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养不起所以送人,但隔没多久,就听到孩子夭折的消息。阿嬷为此伤心欲绝,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十月怀胎,骨肉相连,送人已经是逼不得已,有所愧疚,万万没想到至少以后还有机会能长大相认的孩子,健康的送出去,收到的却是噩耗,怎不叫一个母亲悲痛呢?!

阿嬷,因为长年累月的操劳,做过的苦工不计其数,把身体都搞坏了。当她还健在时,走路已经摇摇摆摆,当时侯年幼的我不懂,还以为阿嬷嘛,老人家嘛,不都是这样的吗?直到长大懂事后再回头一想,原来那时的阿嬷只不过六十多,这样的岁数,对现在的人来说,根本是不算什么的,但为何我的阿嬷,看来比彼时的岁数显老的多呢?转念一想,不禁黯然,可想而之,年轻时阿嬷过的是多么艰辛的生活呀。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我的瑰宝,妈妈开始想你了


九个月的小小恩还没有长牙齿


卷毛妹,妈妈开始想念你了。
你要乖乖的,好好喝奶好好睡,知道吗?这样身体才有抵抗力,才不会生病。
快快乐乐的做个健康宝宝!





AH1N1?!



三天前,一起身就觉得喉咙疼痛,心感不妙,赶紧呼叫熊老公泡杯蜜糖水给我喝。

看着怀里已经惊醒的小小恩,由于昨天她开始流鼻水,所以担心着她有什么不适,不过单用看的,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哎,应该没什么吧。就像平常一样,匆匆忙忙的起身布罗一切,把小小恩托付给保姆,然后才上班去。

本来想这点小疼痛,勤加喝水的话应该会慢慢好起来,谁知到了下午,疼痛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不舒服。奈何手头上还有一些project要交,所以只好撑着,直到忍无可忍之下,才把工作分给另一个同事,然后靠在椅子上小睡。好不容易挨到近下班时间,和上司请示早回一小时,就叫熊老公带我去看医生。

以前,身体不舒服可以不看医生,现在,一点风吹草动就迫不及待的前去看医生,这就是有孩子和没有孩子的分别了。自己病到七彩缤纷无所谓,但一想到会殃及稚子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在诊所里,和医生说明病症之后,医生问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什么病人?或有谁拿一星期假吗?唔,有是有的,之前有个同事三个星期前证实中轻微流感,而我工作的那栋大厦,听说二楼华纳和我们隔壁间的ESPRIT也有人中AH1N1,但事隔几星期,我不是那么好彩吧??我问他我是不是患上了H1N1?他笑笑不语,只告知我的喉咙很热,交代我要小心,接触宝宝时要戴口罩,然后直接给了我两天假期,让我好好在家休养。

回到家里,熊老公自己去载小小恩回来。
小小恩直盯着戴口罩的我,我想她也很奇怪为何妈妈脸上多出一片东西。细心观察小小恩,看到她除了还流鼻水,依旧活泼无异样,我们才放下心来。由于很不舒服,我也早早上床休息,希望能快快恢复精神。小小恩就交给熊老公照顾,但她习惯直接吸奶睡觉,所以还是要妈妈我出马把哭闹的她按奈下来,扰扰攘攘了一个小时,才把这个小家伙搞定
,可怜妈妈我已经不舒服到极点,朦朦胧胧的睡去。

第二天凌晨,一起身就发现熊老公愣愣的坐起身来,原来他也开始不舒服起来了。这个病毒真的太恐怖了,只是一晚,就把细菌传给熊老公了,我俩赶紧查看小小恩,心里很害怕她也被传染,摸摸小小恩熟睡的脸颊,没发烧。吩咐熊老公拿病假并带小小恩给保姆后,累极的我也继续的入睡。

熊老公看完医生回来后已经是早上十点的事了,这就是住在吉隆坡的悲哀,明明是生病想请病假,但因为塞车去看医生再回转回来已经用掉整个早上的时间。。。

熊老公一回来服了药后就和我直挺挺的倒在客厅里睡了又睡,小小恩早已交托给保姆顾日夜,心想有两天的假期,两天后我俩应该会好起来了吧,保姆最近趁斋戒月时期帮她家姑卖衣服,所以也只能帮我们顾这两晚,也就是说星期六早上我们得带回她。

由于害怕病毒会入侵小小恩,星期五下午我还拖着病体在房间和厕所大扫除,很难想象吧?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懒散的我,平常讨厌做家务的我,竟然在很累的状况下大扫除?没办法,为了我的瑰宝,多累都要做好清洁措施以防万一。

然而这个病毒来势汹汹,让我们无法如愿在星期五晚上好起来。还在伤风咳嗽的我们非常害怕传染到小小恩,在思前想后,我俩终于决定向阿嬷呼救,请求她到来把小小恩带回KT。虽然要忍受相思之苦,但有什么比小小恩的健康更为重要呢?如果我和熊老公真的是患上A型流感,那不是会对小小恩造成很大的威胁吗?

老实说,真要谢谢阿嬷,千里迢迢不辞劳苦的来帮我们带小小恩,至少小小恩在阿嬷哪,会让我们比较放心吧。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 对牛弹琴 --->>



日期:2009年9月1日
时间: 晚上 7点多
地点: 家里楼梯下



恩爸爸: 阿bi,你不要乱乱爬~~

小小恩: 。。。。。。。。。(继续爬。)

恩爸爸: 阿bi~你可不可以不要像条虫爬来爬去?

小小恩: 。。。。。。。。。(望了望爸爸,但还是继续爬。)

恩爸爸: 哎哟~阿bi,你有没有听到爸爸跟你讲话??


(在厨房洗碗的我听到禁不住暗笑。笨蛋,和小宝宝讲话她那里会懂啊?)


恩爸爸: 唉!我真是对牛弹琴。。。。阿bi,那你是小牛囖?

小小恩: 。。。。。。。。。(睬都不睬,继续像虫似爬个不停。)

恩爸爸: 讲难听一点你是小牛囖。。。。。


(妈妈我听到这开始笑出声来了。)


恩爸爸: 讲好听一点爸爸是音乐家。


(妈妈很好奇为何爸爸会那么说呢?)


恩妈妈: 为什么?

恩爸爸: 因为嘛~

恩妈妈: 哈哈哈~哈哈~


各位·,明白了吗?



Friday, August 28, 2009

<----生产纪录之照片篇---->



刚出生的小宝宝都好小好可爱。
这是小小恩来到花花世界的第二天拍下来的。




这是要出院当天也就是第三天拍的。
老好护士自告奋勇把她包到好像戴头巾的马来妇女,让妈妈我笑到半死。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生产纪录之下篇---->



在告知了医生我们的决定之后,他就叫我随护士去产房,让护士替我打放了催生药的点滴。


早上10。00钟,外面飘着霏霏细雨。

点滴一滴滴的注入我体内,慢慢的,开始觉得痛了,不过还好是可以接受的疼痛。这时侯的我是半躺,正确来说是半裸躺在类似手术台的床上,因为除了上衣,就只有沙龙盖着下体。庆幸着身边另一张床没有人,不然这种样子,还不怕春光乍泄吗?!值班护士坐在我左边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计算着阵痛时间,熊老公就守在我右边以便随时随地给与我精神上的支持。就这样,我们三个好像没事儿的在产房里聊天,聊了很多,阵痛也越来越频密,。护士说我还可以谈天说笑代表我还没有到大痛濒临要生的阶段,因为到那个时候,很多人就会大哭大叫嚷嚷着不要生了。吓?!那么丢脸!!爱脸的我当下暗暗下定决心,无论怎么痛都要忍住!

下午两点,医生上来检查,告知我们才开2。5公分,而且宝宝还没真正进入产道。接着他问我们要刺破羊水吗?不过一旦刺破羊水,就代表着今天之内一定要生;不要刺破羊水的话,就回去病房休息,明天再来继续。。什么?还要等啊?不要啦,我想快点看到宝宝,既然都吊水了,那就继续下去吧。。。

医生洗手消毒带上手套后,就开始着手刺破羊水,有些痛。医生说会观察到5点,如果5点子宫口还是不开的话,就要有开刀的准备了。可怕的是听到护士对医生说我的羊水很少,可能有些困难等等,但有什么办法呢?始终还是要生的呀,只祈望宝宝听话快快出来,减短妈妈我分娩的痛苦。这时候轮到一老一少两个护士来换班了。比较年老的护士在看了我的情况之后,就加重点滴里的药,据她说之前那个护士放的药量太少了,以至于在产房里待了四个小时的我产道开到很慢,浪费了不少时间。。


果然,经医生刺破羊水以及老护士的经验之下,真正的阵痛开始了。

开始还好,比之前痛,有几次想呕吐的迹象,但还可以和护士们和熊老公说话。

过了一会,阵痛越来越频密,疼痛的等级也快速的升高,本来眼睛一直盯着时钟和护士一起计算着阵痛时间的我也不知从何时起,开始陷入半昏迷的状态。。。迷迷糊糊的,好想睡觉,但阵痛一来,就无法抑止的弓起身子。。真的好痛,痛到无法言语,痛到无法呼吸,痛到辗转不安。阵痛就是这样,这分钟疼痛难忍,下一分钟又没那么痛了,好像波浪一波接一波,有高潮也有低潮,而且是来势汹汹,越来越汹涌,甚至是排山倒海式的挤压过来攻击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老护士摸摸我的肚子,说我还不到大痛的阶段。天,还没到大痛吗?连护士用仪器轻贴肚皮探听宝宝心跳声这么轻柔的动作都能让我痛得无法自主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是大痛吗?什么深呼吸有帮助,什么痛的时候可以紧捉老公的手寻求安慰,对我说都是骗人的!!事实是,我连呼吸都觉得痛!熊老公在旁看我如此,心急如焚的捉住我的手直问痛吗?很痛吗,我心里面还一直觉得他很烦呢,却没有力气来叫他闭嘴,因为余下的力气除了要回答老护士的问题之外,就是喃喃追问着说要见医生,医生呢?为什么还没有来等等。人家说生产时除了头发,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在痛,大抵就是如此吧。


这时应该是下午接近4点吧。。。

老护士频频追问我有没有要大便的感觉?冷汗直冒,痛到忍不住在床上翻滚呻吟的我只能摇头示意,好心的老护士再说想帮我看子宫开到多少公分了,可是她的手一碰触到我,我就大声的痛苦呻吟,让她不敢也无法继续下去。由于太痛了我只能以断断续续的说话要求医生来,我已经不能再忍了,我要开刀。老护士却说,医生答应观察到五点,所以到那时候他才会来。听到这我都快绝望了,连一秒我都快撑不过去了,还要等那么久?终于,在我多次任性的苦苦要求下,不忍看到我那么痛苦的熊老公立刻要老护士把医生叫来,在坳不过我们之下,老护士只好打了通电话给在楼下看诊的医生,说是我要求开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好不容易盼到医生来了。

医生再次的例行检查测量子宫口。

才把手放进去,


“哇。。。”


别误会,不是宝宝出生了, 而是。。。。



我忍不住哭了!!!

很丢脸。之前信誓旦旦无论怎么痛都要忍着以捍卫着最后尊严的我哭了,还是泪流满面,呜呜大哭的那种。我想,隔壁房有孕妇在的话应该会被我吓坏吧?
医生对熊老公说,开到九公分,可以生了,但是宝宝的头不像别的宝宝在进入产道时是低下头顺着产道准备着要挣扎出来,而是高高昂起头来,这样自然生产的话会有些辛苦,不过可以试试看。听到这更加重我要开刀的决心,“不要~ 我要开刀。”这时候,别的护士也加入劝围来劝我说已经快十公分了,要不要出力试试看等等“不要不要,我不能忍了!”痛不欲生的我一边呜呜大哭,一边嚷嚷着说。看到我那么失控,熊老公也被吓着了,只好要求医生给我开刀。医生尊重我们的选择,但因为要等麻醉师来,所以他就回到楼下继续看诊。

等了至少有半小时吧,麻醉师还没来,期间老护士和熊老公都试着安慰我叫我忍耐,宝宝很快就要出世了的话,我边忍受着阵痛,边询问熊老公医生呢?医生为什么还不来?我忍受不到了的话。老护士在旁探试着问我要不要试着出力,单是听她这一说,我又泪如雨下,哭叫着说不要不要,把在一旁的熊老公吓得半死,却也不晓得该如何帮我减轻痛苦。事后据熊老公引述,他从没看过我这种样子,没有经验的他还以为我会有生命之诒。哎,因为很痛很无助嘛,所以才会那样失控,尤记得当时那个年轻的护士还很温柔的帮我拭泪。。。虽然当时我的泪水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般潺潺流下,抹也抹不完。。。


傍晚五点多六点。。。

终于挨到麻醉师来了,产房内老护士们连忙帮我换上手术服;产房外的护士忙着准备手术室,而熊老公就被请到手术室外等候。

护士们把我移入手术室后,麻醉师开始要打麻醉针了,叫我坐在手术床上。哎,我已经痛到四肢无力,那来的力气坐呢?只好靠护士们的帮忙。护士直嚷嚷要我放松,原来我那只插着针连着点滴的左手因为要支撑身体的重量被我出力的褶着放,针都快被折断在左手了,恐怖的是我一点疼痛的意识也没有,好像疼痛的细胞都集中到子宫那似的。终于,在护士的帮忙下,我坐起来了,坐着的时候,感觉有一粒东西顶在子宫下方,一刹那,好害怕宝宝会被我这一坐搞到缺氧,没办法,当时侯也只能听从医生护士们的指挥。


打了麻醉针,护士扶我躺下。

立时,下半身迅速失去了知觉。前一秒钟让我痛到死去活来的身体突然间就这样不痛了,感觉松了好一大口气,换之而来的却是疲惫。医生叫我试着抬起脚,唔,抬得起;再试,有些吃力,但还是抬得起;再来,这一次,就再也抬不起来了。医生护士们迅速的帮我开刀,而麻醉师就坐在我左边,和医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累到快睡着的我,依稀听到他们在说我的情况,以及把我的身体推来推去的,不一会儿,就听到微弱的哭声,原来宝宝出生了。

宝宝出生过后,护士们就把她抱到右上角边的一个小台帮她清理,麻醉师拍拍我的脸颊,告诉我那是我的女儿。由于宝宝是开刀取出的,相对的,哭声会比自然生的来的弱。老实说,当我看到宝宝的那一刻并没有如预期般感动,只是觉得,哦,这就是我的孩子啊,为什么头那么长?手脚那么瘦的?心里面也很欣慰宝宝手脚完好无缺。

护士清理完宝宝(或者是检查?)就把她抱到我身旁给我看,然后才抱出去育婴室。不知是看到宝宝安然生下来还是怎么的,这时候的我,眼泪竟然不停的流。甚至于医生帮我清理完,护士把我推出去时,泪还是无法抑制的流,医生问是不是痛,我摇摇头,医生就对护士说我很奇怪,生过了也不觉得痛,却还在哭。哎,我也不想的啊,眼泪就是一直要流我也没办法,直到家人来看我时,我还在继续流泪。妈妈他们说宝宝很像熊老公,熊老公也说当他第一眼看到宝宝时就觉得很像他自己,我问说那不是很男子脸时?熊老公还一脸无辜,小小声的问:“像我会很丑么?”哈哈哈~没有啦,小孩子都是可爱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

这时候,老护士进来看我了。老好护士口里还在喃喃说可惜啊很可惜,都已经开到9公分了。。年轻的护士就安慰我说,不要紧啦,至少有尝试过嘛,也很贴心的抱宝宝来给我看。

那一晚,因为麻醉的关系,让全身不能动弹的我冷到直打哆嗦;麻醉药退了也不好受,整晚伤口都火辣辣的,让累得迷迷糊糊的我在睡梦中还以为被火烧到了,值班护士几次唤醒我给止痛药吃但都没什么效用。而我的病房就在育婴室隔壁,一直有听到宝宝的哭声,心里很想下床看看,可是一扯动到伤口就痛得不得了,但比起生产的痛,这些我还忍受得了。


第二天清晨 下雨天

护士来帮我清理过后就已经催我起来走走,不然伤口复合的时候会绷紧肌肉直不了身驱。起身的时候很痛,勉强站起来后也寸步难移,但还是那一句,比起生产的痛,这些我还忍受得了!

我告诉护士我想看看宝宝,她也答应等宝宝清理完了就抱给我看。再次看到宝宝的感觉好奇妙,这就是和我共处了九个月的宝宝吗?圆圆的脸蛋好小,五官也小巧玲珑的好可爱,心里头顿时充满了满足感,为了这小娃儿,看到她那么健康,什么苦都值得了。

这一天,每个进来看我的护士都会问我放屁了吗?原来开刀过后就要放屁,没放屁就不能进食。听护士说这是因为开刀后清理子宫时也同时清肠,有放气出来就表示肠子的功能没有受到影响,反之就不能随便吃东西以免引起肠胃不适。过后医生也有来帮我检查,严肃的他问我有放屁吗?我回说没有,他再捉狭的问,你有每天放屁的习惯吗?弄到我都不知如何回答他。后来,我也不大记得几时放屁的,只记得我整整两天没有吃东西,奇怪的是也不觉得饿。

我在这里过了三天两夜。

第三天的时候护士很早就叫我起身说是要示范给我看她如何为宝宝洗澡。当她把宝宝转过身来时才淡淡说宝宝背后有一个胎记。第一眼看到时有些错愕,胎记印在宝宝小小的身躯显得很大很红。听人家说红色胎记,特别是藏在身体里的红色胎记是好的,不知有没有根据,但只要宝宝健康,那应该没关系吧?说起来让我想到保姆第一次帮小小恩冲凉时还以为她流血了,可想而知这个胎记有多红了吧。好笑的是保姆还特地打电话来给我,说有这样的胎记,不知宝宝前世是何等人物呢。哈哈~妈妈我倒没什么奢望,只希望宝宝健康无忧,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就好了。

哎,扯到太远了,说回正题。

虽然生产的过程很辛苦,但这里的人从清洁工到护士都让我很满意,每个都很有耐性态度也很好,虽然医生有点凶,但也是个严谨的好医生。更何况我这次的生产费加住院费才RM2800++,便宜到让人无法置信。听护士说,其实这间医院的Doctor Raja很有医德,而且怕病人无法支付庞大的医药费,所以那么多年来都没有大幅度提高费用,也因为如此招至其他医生的不满,不满其他甚至是新手医生的收费都比他贵,而他是属于很有经验的医生却还收那么便宜。。。护士还说,其实他也想过把开刀费提高至RM2600的,可是后来又觉得有些病人无法负担而不了了之。

这么好的医生护士,让我第一次的生产经验也变得美好。

我想,下一胎,我也会选回那里生的。


*其实事隔多月,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这次写生产经验纯粹是想当做一个记录,记下当时候的情形,以后给小小恩看,让她知道妈妈生她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生产纪录之上篇---->

24/11/2008 星期六


在家里等了两个星期,等到快发霉了,肚子里的宝宝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亲戚朋友来探望我时都问待产的心情如何?会不会怕等等?怕?再还没有怕之前我就已经快被闷死了!每天八,九点起来喝咖啡吃饼干(大着肚子也不能驾摩托)10,11点扫地抹地,再来就看电视节目直到午餐时间,吃完午餐后又继续看电视,或者看看书看看漫画,到了晚餐时间又吃,吃了又再看电视,到10点11点没什么节目可看了才去我大嫂房间睡觉(她房间有冷气)。时间好难挨,生活里除了吃,睡,就是看电视,我每天的祷告除了请求上帝保佑宝宝健健康康之外就是希望她可以快快出来。还好有爱搞怪的小安安陪着我,才让日子里有些许的乐趣。

直到现在,我一想起也还会直打哆嗦!对这段时间的领悟是,原来呆在家里学少奶奶般无所事事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当然,那种有钱到可以每天出外shopping买东西或学东西提升自己的又不同。^o^)


06/12/2008 星期六

熊老公比平常迟回来麻坡,原来是为了要兜一大圈去载哥朋友的岳母,这一兜就多花了2个小时。。^^'

离预产期只有两天,可是我心里还是不忘叫宝宝趁爸爸回来的时候快快出来,因为妈妈我等得不耐烦了!况且08/12/08是星期一,虽然早已经有weekday生,熊老公不能陪在我身边的心理准备,但多多少少还是期望熊老公能陪我度过那一刻。

由于这些天在家快闷死了,所以晚上就拖着熊老公叫他带我出去喝咖啡。别惊讶,我这个不乖的准妈妈从BB五个月大时就已经禁不住喝咖啡了,虽然熊老公对我颇有微言,可是还是无法让我戒掉咖啡。。。那是间位于2马路的咖啡馆,叫做old street kopitiam,那里的东西和KL的价格一样贵,咖啡却很不好喝。。喝完咖啡后,再和熊老公走到对面的书店买书以打发待产的沉闷时间。在书店站着翻阅杂志时,忽然觉得肚子隐隐作痛,那是种很轻微的痛,轻微到我还以为自己多心,所以也没有告诉熊老公,在那逛了一会,只卖了一本王文华的书和一本妈妈杂志,杂志封面有一个卷发大眼很可爱的小女孩,我还笑说不知宝宝会不会跟爸爸一样有卷发?


07/12/2008 星期日 凌晨

凌晨2点多,被突如其来的肚痛惊醒,(其实也不是很痛,有点像来月事的经痛)连忙起身去厕所查看,用卫生纸抹了一下,有少量的血丝;再换新的卫生纸,又没有了,唔~肚子也不痛了,难道是我多心?带着矛盾的心情在厕所待了一下,再试,又有血丝,这次肯定了,就立刻梳洗一番,当时还犹豫着要不要洗澡的,可是想到半夜三更的,加上之前才洗头所以就作罢了,上楼收拾一些衣物,查看相机能不能操作,把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才进房间叫醒熊老公,让迷迷糊糊的他带我去Raja(麻坡私人妇产科),本想在不惊动任何人之下静悄悄的走的,但在把车驶出篱笆门的当儿还是惊醒了楼下睡觉的妈妈,匆匆忙忙间她也只提醒熊老公如我生了就要立刻通知她好让她有所准备。


07/12/2008 星期日 3。30分,凌晨。

由于Raja就座落在我家附近,是走路都会到的路程,所以我们很快的就到了那里。守门的保卫人员看到我就叫了值班的护士来,在填写手续的时候,他告知我们在我之前每半小时就已经有2个孕妇来报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锁门,想说会不会陆陆续续还有人来?!呵呵~ 没想到就真的等到第3个也就是我来了。在说说笑笑中办好入院手续之后,护士领我到楼上产房旁的小房间,吩咐我换上带来的沙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忘记穿胸罩了!!)帮我清肠叫我躺在床上,就在我的肚子围上一个连接着仪器的皮带,以便探测宝宝的心跳声以及妈妈阵痛的程度。哔啵,哔啵,哔啵。。宝宝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开来,我怀着有些兴奋有些期待的心情,轻轻的告诉宝宝不要怕,也默默的祷告祈求上帝让我顺产,并保守宝宝健康平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听到护士们在隔壁产房鼓励安慰着即将临盆的产妇,“tarik nafas, tarik nafas” , 随之而来的是产妇急促沉重的呼吸声,这些声音听在我耳里就好像一条条叫做不安的小虫,慢慢的衍生在我的心里头。但怕归怕,怎么样都要把肚子里的宝宝生下来的吧?!想到这,也就怀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心态静候这一刻的到来。“哇~哇~”隔壁的宝宝终于出生了,好可爱的声音!这真的是让人欣慰的一刻,我想,辛苦了九个月,只要一听到一看到肚里的小娃儿完好无缺的平安出生,什么苦都值得了不是吗,这应该是每个做妈妈的心情吧。

凌晨四点多,医生进来帮我检查测量子宫口,才开到2 cm。难怪我都不觉得痛,反而医生测量子宫的动作让我很不舒服很痛,让我禁不住担心无法忍受接下来的疼痛,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睡着了。

早上6,7点吧,半梦半醒之间,换班的护士来了,这时候的我已经不觉得痛了,护士把我安排在3楼双人房里,同时解说医生8点会再来,还频频问我有没有吃东西?有亲人会拿东西来给我吃吗等等?吓,要生孩子不是不能吃东西的吗?但这个护士说不懂我几时会生,所以还是需要喝杯美禄吃点面包才可以维持体力。哦,原来如此,可是熊老公在凌晨时分我进产房时就已经走了,我还叫他不用那么早来。伤脑筋,身上没有钱,也没带手提电话,况且家人都不知我已经移到楼上来了,那该如何是好呢?虽然这位护士说想帮我问看别的产妇可不可以给我一杯美禄,可是我还是厚不下脸皮来啊。正在烦恼间,没想到熊老公推门而入,手上还带了热水壶食壶等,原来是妈妈想到我是第一胎应该还没那么快生会饿,就准备了热水美禄,煮了面线叫熊老公拿给我吃。吃完了之后,看到另一个也就是凌晨才刚生产的产妇由护士搀扶着走进来,因为她家里人还没来,护士就问我们拿了一些美禄泡给她喝,然后再叫我回到楼下昨天那间房等待医生替我做第二次的检查。

在楼下等了一会,医生进来检查了。唔,也没开大多少,还是2cm,“可能要等到明天才会生”停顿了一下,医生继续说:“或者你和你老公商量看要不要催生。” “噢。。也是可以啦。。” 躺在床上的我说, “什么也是可以?哪里有人这样的。。” 医生很严肃的斥责我。对了,忘记和大家说,这个医生就是我之前写熊老公问我胖了那么多会不会造成胎儿太大很难生,却反被不客气的说胖的是我不是宝宝的那个印裔老医生,这次也为了我迷迷糊糊的个性让他唠叨了几句,没法嘛,我又没经验。其实医生是建议我多走动,然后看明天能不能自然生,但可能是我等得太久了,况且我俩也很心急想看到宝宝,所以在和熊老公商量了一下之后,我们就决定催生。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惊弓之鸟--->





一个早晨

悄悄



今天有什么东西要做吗?A问

你们正在赶工吗?B问

有很多东西做吗?C问


忽然间,

静止!

竖起耳朵 听。。。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



脚步声从旁边绕道而过,


呼!



队长不是来分工作的。







Monday, August 17, 2009

~贪吃的小孩~

小小果然就像我在怀孕时所说的,是个很贪吃的小孩。

记得她两个多月时,每当我在她旁边吃东西时,她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对不起,请让妈妈我自恋一下:那种小小的脸蛋,专注的模样儿好可爱!)

现在开始学会吃东西了更不得了,一看到我们在吃东西,立刻丢下手上的玩具,口里唔唔个不停,勇往目标前进,势要捉到我们手上的东西为止。试过一次我拿西瓜给爸爸吃,她仰起头来看着爸爸吃,再看着我拿另一块,怎么又是进了爸爸的口里?气得她对爸爸尖声大叫,似乎在控诉爸爸抢了她那一份。呵呵~小小,不是不给你吃,但那时你才五个多月,怎么可以吃东西呢?更何况是西瓜这种惹热气的水果。

阿公曾经说过,“你看到她一直在旁边看,你还吃得下么?”所以在阿公阿嬷家的时候,总是两个人轮流吃;轮流抱,为的就是不让小小受到只能看,吃不到的折磨。

有阿公阿嬷疼真是幸福啊。。。

那妈妈我呢?妈妈是不是也会像阿公一样不忍心呢??

嘿嘿,当然没有,

因为妈妈我也是很贪吃!!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我家有个小魔怪






昨晚,被小魔怪折腾到无法安眠。

这个小魔怪,
不知为何凌晨12点多了还不要好好睡觉。
搞到头痛的爸爸和身患隐疾的妈妈无法好好的休息。
把她抱在怀里喂她喝奶哄着她睡
小魔怪闭着眼睛,小小屁股却不由自主的一翘,身子一转,想翻身爬起来,
好在妈妈的功力足够,硬是把她给压下来了,小魔怪也不认输,小嘴巴一物两用,边吸奶边伊伊呀呀的细述著宝宝语言,啊啊噢噢的哼着宝宝才听得懂的歌曲。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当快要口吐白沫的爸爸妈妈忍不住对小魔怪发作时,

只见小魔怪施施然的坐起来,对着头顶快要冒烟的爸妈,咧开嘴嫣然一笑

小魔怪施展魔法了!

扑灭了爸妈冒烟的头顶,还把爸妈的心都溶解了

哎,让人又爱又恨的小魔怪,

相信每个父母,家里都有一,两个吧?









Tuesday, August 04, 2009

~小小学恩5~


害怕跌倒的小小恩,在站起来后又想坐下时,常常会藉著身边的人如爸爸或妈妈我来平衡自己坐下,但当身边没有人可以支撑时,她就会一手紧紧的捉着家私,另一手度量地上,然后才敢慢慢的坐下来。

由于拍这个video时的她已经做过这个动作很多次了,所以也比较没有当初的犹豫和战战兢兢的模样,少了些许趣味性。

Sunday, August 02, 2009

~小小学恩4~


7月尾8月头

小小恩开始在学着阔步走了。。。

这小家伙,7月4号从阿嬷家回来后,除了会坐学爬之外,也很努力的沿着沙发边缘撑起小小的身躯学站,好不容易站起来时还会喘口大气,迎起小脸蛋儿对着一直关注她的爸爸淀开灿烂的笑容呢。

当时我和熊老公说她还不大会爬就要学站,真是心急的小人儿,殊不知现在的她,竟然在站起来之后,学着放开手,甚至想更进一步的试着阔步走,唔。。。才8个月大的宝宝,会不会太快了?

说起来,虽然她比别的宝宝快学会站,可是却还没生牙齿,会不会就如我大嫂所说的,牙齿还没有从德国运来?!哈哈哈~




在LCCT等待上机,在MarryBrown吃早餐时,
不耐烦的小小恩不能乖乖的静静坐着。





在阿嬷家,顽皮的小小恩爱动东动西,一刻都不能停。




和爸爸在阿嬷家对面的海滩。
很悠闲的两父女。





Friday, July 31, 2009

骑大象?!




昨天吃早餐时,熊老公提起他公司的company trip会去Kuala Gandah, 问我要不要带小小恩一起去...

:那里有什么好玩?
熊老公 :不知道,听说有大象,可以骑大象吧。

:骑大象?哇!那我可以骑咯?呵呵呵~
熊老公 :不可以啦,小小恩还那么小,要大一点的小孩才可以骑吧。

(他误以为我在说给小小恩骑大象)

:我不是说她,我是说我自己要骑!
熊老公 :吓?(开始抿嘴偷偷笑)

:干嘛?我不可以骑meh?
熊老公 :嘿嘿~ 你有看过大象骑大象啊?


:我就知道你要这样讲我 &^)^#!~
熊老公 :没有啦,你不是大象啦。。。


如果你们以为他在弥补他讲过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当然我也没有那么笨,毕竟都相处了那么多年,
他那里会放过揶揄我的机会?!


还有下文。。。。





熊老公 :你不是大象,是hippo! 哈哈哈~





胖有错meh??干嘛那么多人喜欢挖别人的痛脚?呜呜~呜~

有当面讲的,有兜一大圈讲的,也有揶揄着讲的
唉。。原来肥人真不好当

我一定要减肥!!!
不过,

现在在喂着人奶,等小小恩断奶了才说吧。


(好吧好吧,我承认是我自己懒 ^^')

Wednesday, July 29, 2009

ShoAnne @ Papa



<<----- like FatHer like daUghTer ----->>


Papa = ShoAnne
ShoAnne = Papa





Friday, July 24, 2009

~小小学恩3~



爱笑的小小恩,
看到爸爸乱摆脯士也笑到咯咯声。

Monday, July 20, 2009

<<-- 成长纪录--2009年7月-->>

2009717


小宝贝会亲亲

之前就有和熊老公说过小小恩会亲吻我的脸颊(那时才5个多月),熊老公不相信,让我还以为是自己多心。

星期五晚上当熊老公和她玩时,试探性的叫她亲亲爸爸,没想到她真的会迎上她那张沾满口水的小嘴,轻轻的印上熊老公的脸,熊老公惊喜之余叫我看,这次我俩都亲眼见证,小小恩真的会亲爸爸妈妈了,虽然不是每一次她都肯配合我们那么做。





2009719


小宝贝开始会作怪

开始学爬的小小恩,对“线”特别好奇,但凡电线,电话线,甚至是连接花洒的那条水管,她都会尝试伸手去捉。

那天,她瞄到地上的电话线,正匍匐着要去触摸时,在旁边的熊老公就摇头摆手对她说NO,小小恩的小手停在半空中,看了看爸爸,犹豫了一下,就转身摸了摸放在她身后的草席,熊老公以为她听懂了就走开去拿东西,小家伙一看到爸爸走开,好奇心不灭,想再去捉电话线,却被倒转回来的爸爸看到阻止,她又转身摸摸草席,这次爸爸故意走开躲在一旁,鬼灵精不死心重演戏码,爸爸跳出来阻止她,她又再假假的转身摸摸草席,让人禁不住啼笑皆非。

呵呵呵~ 到底这么小小的脑袋瓜在想什么呢?


Monday, July 13, 2009

Friday, July 10, 2009

~~ 鱼儿游啊游 ~~





快乐的鱼儿游啊游~



好无聊!

今天是星期五,照理说应该是很高兴的,

可是为什么有高兴的理由却没有高兴的力气?

还是鱼儿们比较好有个目标

除了向前,就是,还是~

无止境~

一直游游游游游~

~~

Monday, July 06, 2009

〉〉----宝贝回来了----〈〈

宝贝回来了~

星期六一大早,我和熊老公就驱车到LCCT迎接阿公阿嬷和小学恩。
临出发前,接到姑姑打来告之飞机准时起飞和几点会抵达的通知电话,姑姑还说,早上6点多小家伙正在喝奶时,看见姑姑经过她眼前要上厕所却没有上前去抱她,就连奶都不喝丢在一旁号啕大哭要姑姑抱,让姑姑看到都觉得很窝心!却也有点担心小家伙回来后改次还认不认得她,应该不会啦,怎么说姑姑还是姑姑。

到了LCCT,等了一会才看到阿公他们出来,穿着姑婆送的桃红色衣裤的小学恩乍眼看有些长大了,对我这个妈妈却有些陌生,叫她她也不大理睬我,嗯,3个星期没见,难道她不认得我了?回到家逗她玩和她冲凉时试着喂她喝奶她不要,让妈妈我有些沮丧,难道她已经抗拒母乳了??熊老公说她只是不习惯而且才刚喝饱罢了,那好吧,下午午睡时我又再试,这次因为我硬塞她,所以她就有些生气的咬我一口,咦!好像有些熟悉,然后才慢慢的开始接受了,呼!还好还好,她还没有忘记,那我就可以继续的喂人奶了。

阿公阿嬷说小学恩很容易顾很受欢迎,爱笑的她不管是任何人要抱她都没问题,甚至于来店里买东西的马来同胞也很喜欢她,连姑婆也曾打电话来和熊老公开玩笑说她要绑架学恩,想当然尔,那么小小的人儿,每天在学习成长,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使平常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与色彩,任谁都喜欢,其实之前让阿嬷顾的其中一个考量也是因为觉得熊老公家里没有小孩,让小学恩去登嘉楼能让阿公阿嬷开心,可惜的是阿嬷家太远了,让她常常回去几个星期我又不舍得,但看到他们那么疼她不再让她去又好像有些过分,哎!好矛盾!





從來,

就沒有;

因爲,

只有有缺陷,

才能讓有缺陷的人們,

深深的意會到

真締...






*取自于Yahoo!360%的部落格*







Thursday, July 02, 2009

童年的回憶





小的時候,

代表了新年.


雜貨店老板用摩托車把一箱子的汽水送來時,

也意味著新年的腳步漸漸近了.


每一天, 徘徊在汽水箱旁,

計算著日子; 計算著時間.


不知不覺中,

時光,


就在算計中,

悄悄的流逝了......








Wednesday, July 01, 2009

>>May 16 2006<<



一個的開始,

需要努力, 很多努力,

還是努力!

與 "" 共勉之......


*取自Yahoo!360!之部落格*

Tuesday, June 30, 2009

《---学习感恩---〉


慑于两个月大时


小宝贝学恩去阿嬷家快3个星期了,好想念她。

这个小瓜还很会讨人心,在哪儿几天就和阿公阿嬷姑婆姑姑等混得很熟了,甚至于时时伸手要姑姑抱,不抱她还会尖叫大哭呢,顽皮的不得了!为了让她能继续喝人奶,妈妈我每天都勤于挤奶,可是因为去巴厘不能准时挤奶的关系(是的,我又去了)让我的奶量越来越少了。。。真是令人担心,怕奶量追不回来,也怕宝宝回来后不要喝人奶。。到时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虽然阿嬷和姑姑叫我不要再喂人奶了,可是我还是觉得还是要喂到至少一岁,因为喂人奶很省奶粉钱,更重要的是对宝宝百益而无一害,让我想不出为何要让她断人奶的理由,至于宝宝会比较粘妈妈之说,老实讲,反正我也不觉得麻烦,而且宝宝会粘妈妈多少年呢?等他们长大了,还不迫不及待飞离我们身边吗?

Saturday, April 18, 2009

~ 和熊老公的对话 ~

和熊老公的对话

:我的胸部很大喔??!

:是咯,大奶婆!

: 为什么要叫到那么难听?

:噢!好啦, mu~~u~u~~

:@#*&^~)^*


Thursday, April 16, 2009

我家坏脾气的宝宝







保姆的女儿说恩恩是怪胎,才4个月大的小宝宝就会抓头爬痒,揉眼睛。而且保姆骂她时还会对着保姆笑。。。

可是她的脾气坏到吓死人,稍不如意就哭,一哭起来惊天动地,好像被人打到一样,有时稍微迟点给奶她喝也尖叫。

说起来上星期五晚因为她不肯睡一直吵,所以我就瞪她骂她为什么不要睡觉,她竟然大声的吼回我,连熊老公都有看到,当我再次骂她时,她就好像很识时务般静静不出声但又有些不干愿的一直踢脚,真是好气又好笑。

Wednesday, April 08, 2009

~小小学恩2~

宝贝恩恩 。
哈哈~还是她的照片。。5/2/2009拍的。。。


大家都说她很像熊老公


很爱皱眉头的恩恩


妈妈很爱拍大头照。。


才两个月的她看起来很像“成熟”

很可爱hor? (哈哈~强迫性的要别人认同我。<(^o^)> )

Thursday, March 12, 2009

~ 小小学恩 ~


宝宝出生时3.2kg,华文名字叫做学恩,英文名是熊老公想了又想,推敲了很久才想出来的,叫Sho Anne,样子很像爸爸,手指脚指长长的,而且头发是微卷的,还两个“钻”,形成v字。。。
本来想写生产过程的。。。但是我身体里面的“虫”又发作了~
还是先看看照片吧~
抱歉,还是刚出生1个月时的照片.....






第一个星期的恩恩还傻傻的,但是很可爱!!^ ^ 有点无法置信自己已经做妈妈了,而这个宝宝就是住在我肚子里,从无到有的小不点!



宝宝不是偷吃什么东西噢,是脸和嘴角脱皮了



出生第9天的恩恩黄了,送去帮我接生的clinic raja 照灯。。。那时候的我还为了这件事哭到稀里花啦。。看~她是不是很samsang??!



她戴这个mask好好笑~



这时候快四个星期了,看起来还很黄。。。





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 终于见到面了-->>

2008127
宝宝诞生了!!

拖了那么久才放上来是因为我到今天才有得上网。。。



刚出生的样子有些水肿,
是泡在羊水里太久的关系吗??




熊老公说他那天整晚都在重覆看这几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