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0, 2009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忙茫盲!!!




忙茫盲!!!

最近在帮朋友的聖誕福音單張画插图。
朋友问:“能否義務幫忙畫?而且只有一個星期,挺趕的。。”

当然可以!
我不是个好基督徒,每次都是我向上帝祈求,却从没回报过上帝什么。这次朋友那么看得起我向我邀漫画,除了受宠若惊之外,也很高兴能付出一点点绵力。虽然很忙,但忙得开心。


Friday, October 23, 2009

~~人奶~~

昨天忘记把一小片valve装上去泵奶器里面,等到早上要在办公室泵奶时才发现奶水吸不出来。这也就表示我今天一整天没得泵奶,小小恩明天没有人奶喝了。和米高提起时,他说:“用手楂啦”。这小子的回答令我啼笑皆非“我不会,楂不出。”我也答得理直气壮。

为了让小小恩有人奶喝,我规定自己每天要泵三次奶水储存进冰箱里,傍晚放工时才拿回家去,以便隔天让保姆弄热给小小恩喝。由于公司里结婚生子的人寥寥无几,在办公室里泵奶对这些同事来说更是新鲜事,自然而然的我就成为他们的笑柄。面对这些鬼马同事,脸皮薄一点都不可以。就以米高来说吧,这家伙常笑我的身材走样,还曾问我是不是穿洋人尺码的胸罩,豪哥就表现得比较害羞,一讲到这话题就频频呼问为何我们可以在大庭广众讨论这话题的,杰生呢,就常嚷嚷说我用他们的store room而呼叫着要和我收钱。除了男同事时不时会拿我泵奶的事来当作笑料之外,女同事也对喂人奶这事情颇感兴趣的,当然我也不避忌和他们大谈特谈,毕竟这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至有时我还会作弄他们问他们要喝吗?要什么口味或有机的都有,只是收费会较昂贵,因为得买特定食物来吃才有那食物的味道,甚至还可以用奶水制成糕饼给他们吃或加进他们的饮料里,要知道在外国人奶能卖到很好的价钱,更何况这可是得牺牲小小恩来成就他们的呢,面对侃侃而谈百无禁忌的妈妈我,同事们都笑成一团了。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同事米高

马来同事在修理电脑时发生一点小问题,“啪”的一声响在寂静的办公室传开来,让我们都吓了好一大跳,连经理都从房间里走出来问什么事,同事米高回应说没事,然后走近马来同事问他还好吗?接着转对我们说,再爆大一点,我们全体就要在富贵山庄见了。米高会这么说是因为前一天我们讨论过富贵山庄,他说富贵山庄的风景真的很好,鬼马的他还开玩笑说那些预先买下墓地的人会不会为了景观太好而想快点死掉以便早点住进去的。

这次米高又以爆炸来消遣我们,我说到时候大家都化成灰与泥土混为一体了,还需要在富贵山庄见吗?意思就是,都粉身碎骨连渣也没有了要以什么来埋葬?!

只见他慢条斯理的说:“妈妈,你比较难。。。” 停顿了一下,


“因为你比较大份!”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不速之客---->>


小身影闪入房间里,两只小眼睛环视着四周围,唔~没人,想必这家人已经出去了。正好,让我这不速之客来参观参观一下,主人房空间还蛮大的嘛,有靠墙大衣柜,大床和电视机,一应俱全。不过,女主人好像比较懒,东西都随便乱放,看起来没有什么收拾,但无所谓啦,这也蛮配合我的风格,我喜欢。

好,再来是去客房,这里的客房啊,一间摆有家具,另一间却没有,看来这主人家人丁单薄,没什么看头,嘿嘿!这里空着的房间正好可以让我在这安住以及生儿育女,顺便帮家里搞热气氛,那才热闹嘛,就这么决定吧,让我先在这里留下一些纪念品。

~~~~~~~~~~~~~~~~~~~~~~~~~~~~~~~~~~~~~

哎,来了那么多天看了这么久,家里都是冷清清的没什么人,自从上次来这看过这屋子之后,心里还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这常住,问了家里人意见,大家却好似兴趣缺缺的,搞到我都没什么心情了。算了,就把它当作别墅吧,偶尔来小住几天或来玩几小时也很过瘾,反正主人家都还没发现我的到来。啧啧啧~说起来这家的女主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懒,看我上几次留下的纪念品都还原封不动的堆在客房角落里就知道了,这一点和我家里的黄脸婆还真有得比。

~~~~~~~~~~~~~~~~~~~~~~~~~~~~~~~~~~~~~


“哇~~哇~~~”忽然传来一把刺耳的尖叫声。
吓得我快快往衣橱里钻,干嘛那么大惊小怪,是见鬼了吗?害我的心脏差点负荷不到,都快被活活吓死了。

“吡吡啪啪~”哎哟,好痛,不要打我啦,我知道私闯民宅是我的不对,可是能不能请你们手下留情不要再追着我打了?哎哟哟~哎~为了避开你,我已经从楼上逃到楼下了,你打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能消你心头之气吗?求求你饶了我吧,长得丑也不是我的错,我一生下来就是这模样,你们以为这是我要的吗?可以选择的话我才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但天性如此,我还能怎样呢?哎哟哟~ 唉~算了算了,我知道今天是难逃此劫了,再见了,我的家人,希望你们能比我好运,能逃过命运的转轮,逃离我辈的宿命,过着平安又不被人人喊打的生活。永别了,我的家人。

---->> END
~~~~~~~~~~~~~~~~~~~~~~~~~~~~~~~~~~~~~


前几天抱着熟睡的小小恩上楼时,一打开房里的灯,就看到厕所窜出一只小老鼠,我俩一对照,都吓了好一大跳,小老鼠快快钻进衣橱里(气死我了,干嘛衣橱门没关?!) 而我就被吓得立刻放声大叫“哇~哇~~老鼠老鼠~~”,连在我怀里的小小恩都被我的叫声惊醒了。熊老公赶快跑上来看个究竟,并随手拿起抹地拖就往衣橱里搜,胆小的我因为害怕老鼠随时会跑出来,所以赶快抱着小小恩到楼下去,收拾老鼠的事就让熊老公去做。

“吡吡啪啪~”,在楼下的我只听到一阵乱棍拍打的声音,心里头却还在想为什么那只小老鼠要来我家啊?而且还是在楼上,该怎么办呢?打死它吗?会不会太残忍了?楼上会不会血迹斑斑的好恶心?不打死它呢?又担心它会再来,坐在楼下的我脑袋里不由得胡思乱想,这不安的情绪似乎也影响了静静躺在我怀里小小恩,小不点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盯着我看,哎,小小恩啊,妈妈也不想的,可是小老鼠太恐怖了,才会让妈妈那么失控的,希望妈妈没有吓着你。。。正当我和小小恩做“心理辅导”时,小老鼠被熊老公追打到楼下来了,妈妈我又被吓到哇哇大叫,赶快又抱着小小恩逃到楼上去了。

过了不久,楼下一片静止,只见熊老公一脸疲惫施施然走上来,问他老鼠怎样了?他回答说已经被他打死在楼下冲凉房内,并且装在盒子里丢掉了。“很残忍。。”熊老公停顿了一下,“但也没办法,如现在不消灭它,改次它还会潜进来的。”





后记:当我第二天在楼上扫地时,才发现两间客房都有老鼠粪,想必它已经进来不止一次了。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小小恩会走路了!

video

2009年10月16日 晚

小小恩会走路了!

之前就自行站立起来走一小步的小小恩,这几天越走越大步,越走越稳,还走得不亦乐乎呢 ^0^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十个月大的小小恩

video


这是小小恩7个月时拍的,当时候的她对篮子里的东西很有兴趣。还试着把篮子拉出来但因为力气不够不成功而为此生气得大叫呢,这次再试,知道自己无法把篮子拖出柜就伸手进去把里面的信件拉出来乱丢。


不知不觉小小恩已经10个月大了。这阶段的她到底进展如何又学会了什么呢?让妈妈我记录下来。



1)生了四颗牙,还是同时一起生出来的。


2)学会自己站起来,而且跨出第一步了。


3)学会如何下床下沙发。


4)会把双眼咪起来笑到露牙龈扮鬼脸引人发笑。


5)会故意把手巾或手上拿着的东西丢掉让你拾。


6)学会与保姆顶嘴,虽然嘎丫~嘎丫丫~丫~的不懂在讲什么。


7)保姆用手指着她骂时,她不止会不高兴的嘎丫~嘎丫丫~丫~,还会把保姆的手拨开。


8)不高兴不耐烦或要睡觉时,会一直扒头。


9)听到喜欢的音乐,会左右摇摆身体,前后摇摆身体的同时也会把手举高,现在会站了就会站起来摇。


10)会疼爱保姆顾的另一个婴儿弟弟,会小心的用手sayang弟弟,也时常把弟弟的脸蛋和光头亲到满头满脸是她的口水。


11)会自个儿边讲话,边点头。


12)穿尿片穿衣服时,还是时常哭到好像我们虐待她。


13)还是一样贪吃。


14)拿到梳子会做状要梳头,拿到发夹就做状要戴上头发。


15)会用手指指着要去的地方。


16)会掀开妈妈的衣服窃看,然后钻进来喝奶 :P ;也会掀开爸爸的衣服窃看,一脸疑惑的看着爸爸的胸毛,并且用手去拔。(痛死爸爸了)



17)对不认识的人比较不敢作怪,去不熟的人家里时更不大敢乱发脾气。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又病了!



前几天就觉得眼睛涩涩的,但又不想一直去看医生,所以就想让它自然好,谁知今早一起来照镜子,眼睛竟然肿起来了,唉!没法,还是得看医生拿MC,而且还被熊老公唠叨了几句,因为昨天不听他的话去看医生,害他今天需要和学校请time-out带我去看医生。

说起来,这两个月来我已经去看这位医生三次了,不知他会不会觉得我有很多问题呢?

医生查看了我的眼睛,说是细菌感染,得了"眼针"。再问医生为何我的感冒一直都没能好起来?他说是敏感问题,并说我们这区最近的空气质素很差,很多人都有伤风感冒的问题。

自从上次中了疑似AH1N1那场病之后,觉得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就说感冒吧,我的感冒一直都没能完全好,再加上最近工作有些忙,晚上又要照顾小小恩,更使得我的状况反反复复,时时觉得疲惫虚弱。

保姆和医生都问我有没有怀孕?奇怪,怀孕会这样的吗?医生说会,那是因为身体的营养不够,导致身体会变得较弱。唔,说起来我怀小小恩初期也是时常伤风感冒,抵抗力非常的弱,但说我现在是怀孕?!这个机率差不多等于零;但不是怀孕的话,真的是年纪大了?我想我真的要补补身子了。

哎,真烦!为身体变得这么虚弱而烦,为身体虚弱还是那么胖更烦!!!:P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鬼灵精之对话1--->>

小孩:昨天晚上我看到爸爸妈妈抱在一起咧。

保姆:是meh?小孩子不可以乱乱讲话。

小孩:是真的!我没有乱讲话。

保姆:那你的爸爸妈妈有kiss吗?

小孩:有~~~

保姆:你骗我的啦,小孩子不可以讲骗话!

小孩:我没有骗你~ 我拿给你看。

小孩跑进屋里拿出证据给保姆看,

个证据就是

他父母亲的结婚照!哈哈哈~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孩子——小小恩的照片上榜了。



我也把小小恩的照片寄过去了。^^
可是已经达到1000张了,所以不懂还会不会把小小恩的脸谱放上国旗。

Tuesday, October 06, 2009

小学恩学下床


video

摄于阿公店屋家楼上。

9月中,9个月大的小小恩会下床了

嬷家一尺厚的床褥是铺在地上的,使得小小恩要下床常显得不知所措,于是姑姑就边解说,边捉紧小小恩的双手,再把她的小脚拉到床褥边缘,一步步的教她如何下床。一次,两次,三次,顽皮的小小恩一掌握到其中诀窍后,就上上下下床褥玩得不亦乐乎。小家伙也把这个新学到的花招用在下沙发时,但害怕跌倒的她非常小心翼翼,先两手紧捉着沙发,确定小脚动得到地上后才敢下来。遇到比较高的沙发,她也会趁有人在身旁时,“咻”的顺着沙发滑下来,一连串的动作常把大人们都逗得开心极了。

至此之后,每当她一睡醒,就会自己爬下床褥,然后把掩着的门打开,大声的叫,似乎在告诉阿嬷他们她已经起来了。

Sunday, October 04, 2009

回登嘉楼去


这个面包我也有做过,可是我把它放到第二天才烘烤,所以有一股发酵过头的酸味,而且硬到可以丢死狗!


马来新年拿了3天假,回熊老公家去。

本来说好20号当天才回,但熊老公却等不及,冒着塞15个小时车的险(这是以前吓死人的记录),就在19号,也就是星期六凌晨启程。

早上六时四十分起程。七点十多分顺利来到gombak,当我俩还在沾沾自喜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车时,就看到收费站前方有好长的车龙了,而这一塞就塞了两个小时,直塞到karak大道前,不过还好,情况不至于太差,但我们也花了九个小时才到達登嘉楼。本来熊老公说会停在kemaman著名的海滨咖啡馆喝咖啡的,可是他一到那里就觉得太多人而不想停留了,算了,反正我曾经去过,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比起这个,快快回登嘉楼看我的小小恩还来得比较重要。

一个星期没见到我们的小小恩,刚开始显得比较生疏。奇怪的是她似乎特别黏姑姑也就是熊老公的姐姐,连阿嬷都说她看到姑姑就好象看到亲生妈妈一样,不是说喝人奶的宝宝很黏妈妈吗?可是小小恩却很黏她姑姑。说起来让我想起一件事,就是七月我们回去帮阿嬷庆生时,当时後姑姑边忙进忙出,边对在阿嬷怀里的小小恩说等姑姑忙完了就会抱她,小小恩似懂非懂的,静静的待在阿嬷怀里也没吵闹,只是眼神偶尔会随着姑姑走。一个小时后待姑姑穿戴好,熊老公的侄儿小胖伸手要姑姑抱,姑姑一抱起小胖,小小恩却忽然哭了起来,也伸手要抱,原来小小恩一直在等着姑姑履行诺言,所以一看到姑姑抱小胖时,才会哭起来。这个小家伙,那时才七个月大,却也学会争宠了。

阿嬷告知我们小小恩长牙齿了,上门牙和下门牙四颗一起长。
而在阿嬷家备受长辈宠爱的小小恩越来越坏蛋了,不如她意就使脾气哭闹不已,姑姑说是被她宠坏了。

这一个星期在熊老公家过得很悠闲。

熊老公的妈妈是个很传统的妈妈,整个星期她就一直待在厨房里忙着煮好吃的,有面包糕点,有keropok lekor,登嘉楼laksa,asam鱼等等等等。以上那张照片就是她的拿手面包,很好吃哦!:) 。
除此之外,熊老公的两位姑姑也忙着做菜包,keropok,和蛋糕给我们吃,家里有这些长辈真的很有福气,我是真心的那么认为的。

记得很久以前和熊老公不熟时,听到他和另一个同学和老师谈起家乡菜,熊老公一脸兴奋的说,出来吉隆坡读书后特别想念妈妈煮的菜肴,而当他回家时,妈妈就会忙着煮他爱吃的。当时侯的熊老公一脸感动很感谢的样子让我印象深刻。

当然那时候的我也没想到会和他结婚!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