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8, 2009

<----生产纪录之照片篇---->



刚出生的小宝宝都好小好可爱。
这是小小恩来到花花世界的第二天拍下来的。




这是要出院当天也就是第三天拍的。
老好护士自告奋勇把她包到好像戴头巾的马来妇女,让妈妈我笑到半死。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生产纪录之下篇---->



在告知了医生我们的决定之后,他就叫我随护士去产房,让护士替我打放了催生药的点滴。


早上10。00钟,外面飘着霏霏细雨。

点滴一滴滴的注入我体内,慢慢的,开始觉得痛了,不过还好是可以接受的疼痛。这时侯的我是半躺,正确来说是半裸躺在类似手术台的床上,因为除了上衣,就只有沙龙盖着下体。庆幸着身边另一张床没有人,不然这种样子,还不怕春光乍泄吗?!值班护士坐在我左边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计算着阵痛时间,熊老公就守在我右边以便随时随地给与我精神上的支持。就这样,我们三个好像没事儿的在产房里聊天,聊了很多,阵痛也越来越频密,。护士说我还可以谈天说笑代表我还没有到大痛濒临要生的阶段,因为到那个时候,很多人就会大哭大叫嚷嚷着不要生了。吓?!那么丢脸!!爱脸的我当下暗暗下定决心,无论怎么痛都要忍住!

下午两点,医生上来检查,告知我们才开2。5公分,而且宝宝还没真正进入产道。接着他问我们要刺破羊水吗?不过一旦刺破羊水,就代表着今天之内一定要生;不要刺破羊水的话,就回去病房休息,明天再来继续。。什么?还要等啊?不要啦,我想快点看到宝宝,既然都吊水了,那就继续下去吧。。。

医生洗手消毒带上手套后,就开始着手刺破羊水,有些痛。医生说会观察到5点,如果5点子宫口还是不开的话,就要有开刀的准备了。可怕的是听到护士对医生说我的羊水很少,可能有些困难等等,但有什么办法呢?始终还是要生的呀,只祈望宝宝听话快快出来,减短妈妈我分娩的痛苦。这时候轮到一老一少两个护士来换班了。比较年老的护士在看了我的情况之后,就加重点滴里的药,据她说之前那个护士放的药量太少了,以至于在产房里待了四个小时的我产道开到很慢,浪费了不少时间。。


果然,经医生刺破羊水以及老护士的经验之下,真正的阵痛开始了。

开始还好,比之前痛,有几次想呕吐的迹象,但还可以和护士们和熊老公说话。

过了一会,阵痛越来越频密,疼痛的等级也快速的升高,本来眼睛一直盯着时钟和护士一起计算着阵痛时间的我也不知从何时起,开始陷入半昏迷的状态。。。迷迷糊糊的,好想睡觉,但阵痛一来,就无法抑止的弓起身子。。真的好痛,痛到无法言语,痛到无法呼吸,痛到辗转不安。阵痛就是这样,这分钟疼痛难忍,下一分钟又没那么痛了,好像波浪一波接一波,有高潮也有低潮,而且是来势汹汹,越来越汹涌,甚至是排山倒海式的挤压过来攻击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老护士摸摸我的肚子,说我还不到大痛的阶段。天,还没到大痛吗?连护士用仪器轻贴肚皮探听宝宝心跳声这么轻柔的动作都能让我痛得无法自主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是大痛吗?什么深呼吸有帮助,什么痛的时候可以紧捉老公的手寻求安慰,对我说都是骗人的!!事实是,我连呼吸都觉得痛!熊老公在旁看我如此,心急如焚的捉住我的手直问痛吗?很痛吗,我心里面还一直觉得他很烦呢,却没有力气来叫他闭嘴,因为余下的力气除了要回答老护士的问题之外,就是喃喃追问着说要见医生,医生呢?为什么还没有来等等。人家说生产时除了头发,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在痛,大抵就是如此吧。


这时应该是下午接近4点吧。。。

老护士频频追问我有没有要大便的感觉?冷汗直冒,痛到忍不住在床上翻滚呻吟的我只能摇头示意,好心的老护士再说想帮我看子宫开到多少公分了,可是她的手一碰触到我,我就大声的痛苦呻吟,让她不敢也无法继续下去。由于太痛了我只能以断断续续的说话要求医生来,我已经不能再忍了,我要开刀。老护士却说,医生答应观察到五点,所以到那时候他才会来。听到这我都快绝望了,连一秒我都快撑不过去了,还要等那么久?终于,在我多次任性的苦苦要求下,不忍看到我那么痛苦的熊老公立刻要老护士把医生叫来,在坳不过我们之下,老护士只好打了通电话给在楼下看诊的医生,说是我要求开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好不容易盼到医生来了。

医生再次的例行检查测量子宫口。

才把手放进去,


“哇。。。”


别误会,不是宝宝出生了, 而是。。。。



我忍不住哭了!!!

很丢脸。之前信誓旦旦无论怎么痛都要忍着以捍卫着最后尊严的我哭了,还是泪流满面,呜呜大哭的那种。我想,隔壁房有孕妇在的话应该会被我吓坏吧?
医生对熊老公说,开到九公分,可以生了,但是宝宝的头不像别的宝宝在进入产道时是低下头顺着产道准备着要挣扎出来,而是高高昂起头来,这样自然生产的话会有些辛苦,不过可以试试看。听到这更加重我要开刀的决心,“不要~ 我要开刀。”这时候,别的护士也加入劝围来劝我说已经快十公分了,要不要出力试试看等等“不要不要,我不能忍了!”痛不欲生的我一边呜呜大哭,一边嚷嚷着说。看到我那么失控,熊老公也被吓着了,只好要求医生给我开刀。医生尊重我们的选择,但因为要等麻醉师来,所以他就回到楼下继续看诊。

等了至少有半小时吧,麻醉师还没来,期间老护士和熊老公都试着安慰我叫我忍耐,宝宝很快就要出世了的话,我边忍受着阵痛,边询问熊老公医生呢?医生为什么还不来?我忍受不到了的话。老护士在旁探试着问我要不要试着出力,单是听她这一说,我又泪如雨下,哭叫着说不要不要,把在一旁的熊老公吓得半死,却也不晓得该如何帮我减轻痛苦。事后据熊老公引述,他从没看过我这种样子,没有经验的他还以为我会有生命之诒。哎,因为很痛很无助嘛,所以才会那样失控,尤记得当时那个年轻的护士还很温柔的帮我拭泪。。。虽然当时我的泪水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般潺潺流下,抹也抹不完。。。


傍晚五点多六点。。。

终于挨到麻醉师来了,产房内老护士们连忙帮我换上手术服;产房外的护士忙着准备手术室,而熊老公就被请到手术室外等候。

护士们把我移入手术室后,麻醉师开始要打麻醉针了,叫我坐在手术床上。哎,我已经痛到四肢无力,那来的力气坐呢?只好靠护士们的帮忙。护士直嚷嚷要我放松,原来我那只插着针连着点滴的左手因为要支撑身体的重量被我出力的褶着放,针都快被折断在左手了,恐怖的是我一点疼痛的意识也没有,好像疼痛的细胞都集中到子宫那似的。终于,在护士的帮忙下,我坐起来了,坐着的时候,感觉有一粒东西顶在子宫下方,一刹那,好害怕宝宝会被我这一坐搞到缺氧,没办法,当时侯也只能听从医生护士们的指挥。


打了麻醉针,护士扶我躺下。

立时,下半身迅速失去了知觉。前一秒钟让我痛到死去活来的身体突然间就这样不痛了,感觉松了好一大口气,换之而来的却是疲惫。医生叫我试着抬起脚,唔,抬得起;再试,有些吃力,但还是抬得起;再来,这一次,就再也抬不起来了。医生护士们迅速的帮我开刀,而麻醉师就坐在我左边,和医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累到快睡着的我,依稀听到他们在说我的情况,以及把我的身体推来推去的,不一会儿,就听到微弱的哭声,原来宝宝出生了。

宝宝出生过后,护士们就把她抱到右上角边的一个小台帮她清理,麻醉师拍拍我的脸颊,告诉我那是我的女儿。由于宝宝是开刀取出的,相对的,哭声会比自然生的来的弱。老实说,当我看到宝宝的那一刻并没有如预期般感动,只是觉得,哦,这就是我的孩子啊,为什么头那么长?手脚那么瘦的?心里面也很欣慰宝宝手脚完好无缺。

护士清理完宝宝(或者是检查?)就把她抱到我身旁给我看,然后才抱出去育婴室。不知是看到宝宝安然生下来还是怎么的,这时候的我,眼泪竟然不停的流。甚至于医生帮我清理完,护士把我推出去时,泪还是无法抑制的流,医生问是不是痛,我摇摇头,医生就对护士说我很奇怪,生过了也不觉得痛,却还在哭。哎,我也不想的啊,眼泪就是一直要流我也没办法,直到家人来看我时,我还在继续流泪。妈妈他们说宝宝很像熊老公,熊老公也说当他第一眼看到宝宝时就觉得很像他自己,我问说那不是很男子脸时?熊老公还一脸无辜,小小声的问:“像我会很丑么?”哈哈哈~没有啦,小孩子都是可爱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

这时候,老护士进来看我了。老好护士口里还在喃喃说可惜啊很可惜,都已经开到9公分了。。年轻的护士就安慰我说,不要紧啦,至少有尝试过嘛,也很贴心的抱宝宝来给我看。

那一晚,因为麻醉的关系,让全身不能动弹的我冷到直打哆嗦;麻醉药退了也不好受,整晚伤口都火辣辣的,让累得迷迷糊糊的我在睡梦中还以为被火烧到了,值班护士几次唤醒我给止痛药吃但都没什么效用。而我的病房就在育婴室隔壁,一直有听到宝宝的哭声,心里很想下床看看,可是一扯动到伤口就痛得不得了,但比起生产的痛,这些我还忍受得了。


第二天清晨 下雨天

护士来帮我清理过后就已经催我起来走走,不然伤口复合的时候会绷紧肌肉直不了身驱。起身的时候很痛,勉强站起来后也寸步难移,但还是那一句,比起生产的痛,这些我还忍受得了!

我告诉护士我想看看宝宝,她也答应等宝宝清理完了就抱给我看。再次看到宝宝的感觉好奇妙,这就是和我共处了九个月的宝宝吗?圆圆的脸蛋好小,五官也小巧玲珑的好可爱,心里头顿时充满了满足感,为了这小娃儿,看到她那么健康,什么苦都值得了。

这一天,每个进来看我的护士都会问我放屁了吗?原来开刀过后就要放屁,没放屁就不能进食。听护士说这是因为开刀后清理子宫时也同时清肠,有放气出来就表示肠子的功能没有受到影响,反之就不能随便吃东西以免引起肠胃不适。过后医生也有来帮我检查,严肃的他问我有放屁吗?我回说没有,他再捉狭的问,你有每天放屁的习惯吗?弄到我都不知如何回答他。后来,我也不大记得几时放屁的,只记得我整整两天没有吃东西,奇怪的是也不觉得饿。

我在这里过了三天两夜。

第三天的时候护士很早就叫我起身说是要示范给我看她如何为宝宝洗澡。当她把宝宝转过身来时才淡淡说宝宝背后有一个胎记。第一眼看到时有些错愕,胎记印在宝宝小小的身躯显得很大很红。听人家说红色胎记,特别是藏在身体里的红色胎记是好的,不知有没有根据,但只要宝宝健康,那应该没关系吧?说起来让我想到保姆第一次帮小小恩冲凉时还以为她流血了,可想而知这个胎记有多红了吧。好笑的是保姆还特地打电话来给我,说有这样的胎记,不知宝宝前世是何等人物呢。哈哈~妈妈我倒没什么奢望,只希望宝宝健康无忧,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就好了。

哎,扯到太远了,说回正题。

虽然生产的过程很辛苦,但这里的人从清洁工到护士都让我很满意,每个都很有耐性态度也很好,虽然医生有点凶,但也是个严谨的好医生。更何况我这次的生产费加住院费才RM2800++,便宜到让人无法置信。听护士说,其实这间医院的Doctor Raja很有医德,而且怕病人无法支付庞大的医药费,所以那么多年来都没有大幅度提高费用,也因为如此招至其他医生的不满,不满其他甚至是新手医生的收费都比他贵,而他是属于很有经验的医生却还收那么便宜。。。护士还说,其实他也想过把开刀费提高至RM2600的,可是后来又觉得有些病人无法负担而不了了之。

这么好的医生护士,让我第一次的生产经验也变得美好。

我想,下一胎,我也会选回那里生的。


*其实事隔多月,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这次写生产经验纯粹是想当做一个记录,记下当时候的情形,以后给小小恩看,让她知道妈妈生她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生产纪录之上篇---->

24/11/2008 星期六


在家里等了两个星期,等到快发霉了,肚子里的宝宝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亲戚朋友来探望我时都问待产的心情如何?会不会怕等等?怕?再还没有怕之前我就已经快被闷死了!每天八,九点起来喝咖啡吃饼干(大着肚子也不能驾摩托)10,11点扫地抹地,再来就看电视节目直到午餐时间,吃完午餐后又继续看电视,或者看看书看看漫画,到了晚餐时间又吃,吃了又再看电视,到10点11点没什么节目可看了才去我大嫂房间睡觉(她房间有冷气)。时间好难挨,生活里除了吃,睡,就是看电视,我每天的祷告除了请求上帝保佑宝宝健健康康之外就是希望她可以快快出来。还好有爱搞怪的小安安陪着我,才让日子里有些许的乐趣。

直到现在,我一想起也还会直打哆嗦!对这段时间的领悟是,原来呆在家里学少奶奶般无所事事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当然,那种有钱到可以每天出外shopping买东西或学东西提升自己的又不同。^o^)


06/12/2008 星期六

熊老公比平常迟回来麻坡,原来是为了要兜一大圈去载哥朋友的岳母,这一兜就多花了2个小时。。^^'

离预产期只有两天,可是我心里还是不忘叫宝宝趁爸爸回来的时候快快出来,因为妈妈我等得不耐烦了!况且08/12/08是星期一,虽然早已经有weekday生,熊老公不能陪在我身边的心理准备,但多多少少还是期望熊老公能陪我度过那一刻。

由于这些天在家快闷死了,所以晚上就拖着熊老公叫他带我出去喝咖啡。别惊讶,我这个不乖的准妈妈从BB五个月大时就已经禁不住喝咖啡了,虽然熊老公对我颇有微言,可是还是无法让我戒掉咖啡。。。那是间位于2马路的咖啡馆,叫做old street kopitiam,那里的东西和KL的价格一样贵,咖啡却很不好喝。。喝完咖啡后,再和熊老公走到对面的书店买书以打发待产的沉闷时间。在书店站着翻阅杂志时,忽然觉得肚子隐隐作痛,那是种很轻微的痛,轻微到我还以为自己多心,所以也没有告诉熊老公,在那逛了一会,只卖了一本王文华的书和一本妈妈杂志,杂志封面有一个卷发大眼很可爱的小女孩,我还笑说不知宝宝会不会跟爸爸一样有卷发?


07/12/2008 星期日 凌晨

凌晨2点多,被突如其来的肚痛惊醒,(其实也不是很痛,有点像来月事的经痛)连忙起身去厕所查看,用卫生纸抹了一下,有少量的血丝;再换新的卫生纸,又没有了,唔~肚子也不痛了,难道是我多心?带着矛盾的心情在厕所待了一下,再试,又有血丝,这次肯定了,就立刻梳洗一番,当时还犹豫着要不要洗澡的,可是想到半夜三更的,加上之前才洗头所以就作罢了,上楼收拾一些衣物,查看相机能不能操作,把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才进房间叫醒熊老公,让迷迷糊糊的他带我去Raja(麻坡私人妇产科),本想在不惊动任何人之下静悄悄的走的,但在把车驶出篱笆门的当儿还是惊醒了楼下睡觉的妈妈,匆匆忙忙间她也只提醒熊老公如我生了就要立刻通知她好让她有所准备。


07/12/2008 星期日 3。30分,凌晨。

由于Raja就座落在我家附近,是走路都会到的路程,所以我们很快的就到了那里。守门的保卫人员看到我就叫了值班的护士来,在填写手续的时候,他告知我们在我之前每半小时就已经有2个孕妇来报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锁门,想说会不会陆陆续续还有人来?!呵呵~ 没想到就真的等到第3个也就是我来了。在说说笑笑中办好入院手续之后,护士领我到楼上产房旁的小房间,吩咐我换上带来的沙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忘记穿胸罩了!!)帮我清肠叫我躺在床上,就在我的肚子围上一个连接着仪器的皮带,以便探测宝宝的心跳声以及妈妈阵痛的程度。哔啵,哔啵,哔啵。。宝宝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开来,我怀着有些兴奋有些期待的心情,轻轻的告诉宝宝不要怕,也默默的祷告祈求上帝让我顺产,并保守宝宝健康平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听到护士们在隔壁产房鼓励安慰着即将临盆的产妇,“tarik nafas, tarik nafas” , 随之而来的是产妇急促沉重的呼吸声,这些声音听在我耳里就好像一条条叫做不安的小虫,慢慢的衍生在我的心里头。但怕归怕,怎么样都要把肚子里的宝宝生下来的吧?!想到这,也就怀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心态静候这一刻的到来。“哇~哇~”隔壁的宝宝终于出生了,好可爱的声音!这真的是让人欣慰的一刻,我想,辛苦了九个月,只要一听到一看到肚里的小娃儿完好无缺的平安出生,什么苦都值得了不是吗,这应该是每个做妈妈的心情吧。

凌晨四点多,医生进来帮我检查测量子宫口,才开到2 cm。难怪我都不觉得痛,反而医生测量子宫的动作让我很不舒服很痛,让我禁不住担心无法忍受接下来的疼痛,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睡着了。

早上6,7点吧,半梦半醒之间,换班的护士来了,这时候的我已经不觉得痛了,护士把我安排在3楼双人房里,同时解说医生8点会再来,还频频问我有没有吃东西?有亲人会拿东西来给我吃吗等等?吓,要生孩子不是不能吃东西的吗?但这个护士说不懂我几时会生,所以还是需要喝杯美禄吃点面包才可以维持体力。哦,原来如此,可是熊老公在凌晨时分我进产房时就已经走了,我还叫他不用那么早来。伤脑筋,身上没有钱,也没带手提电话,况且家人都不知我已经移到楼上来了,那该如何是好呢?虽然这位护士说想帮我问看别的产妇可不可以给我一杯美禄,可是我还是厚不下脸皮来啊。正在烦恼间,没想到熊老公推门而入,手上还带了热水壶食壶等,原来是妈妈想到我是第一胎应该还没那么快生会饿,就准备了热水美禄,煮了面线叫熊老公拿给我吃。吃完了之后,看到另一个也就是凌晨才刚生产的产妇由护士搀扶着走进来,因为她家里人还没来,护士就问我们拿了一些美禄泡给她喝,然后再叫我回到楼下昨天那间房等待医生替我做第二次的检查。

在楼下等了一会,医生进来检查了。唔,也没开大多少,还是2cm,“可能要等到明天才会生”停顿了一下,医生继续说:“或者你和你老公商量看要不要催生。” “噢。。也是可以啦。。” 躺在床上的我说, “什么也是可以?哪里有人这样的。。” 医生很严肃的斥责我。对了,忘记和大家说,这个医生就是我之前写熊老公问我胖了那么多会不会造成胎儿太大很难生,却反被不客气的说胖的是我不是宝宝的那个印裔老医生,这次也为了我迷迷糊糊的个性让他唠叨了几句,没法嘛,我又没经验。其实医生是建议我多走动,然后看明天能不能自然生,但可能是我等得太久了,况且我俩也很心急想看到宝宝,所以在和熊老公商量了一下之后,我们就决定催生。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惊弓之鸟--->





一个早晨

悄悄



今天有什么东西要做吗?A问

你们正在赶工吗?B问

有很多东西做吗?C问


忽然间,

静止!

竖起耳朵 听。。。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



脚步声从旁边绕道而过,


呼!



队长不是来分工作的。







Monday, August 17, 2009

~贪吃的小孩~

video

小小果然就像我在怀孕时所说的,是个很贪吃的小孩。

记得她两个多月时,每当我在她旁边吃东西时,她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对不起,请让妈妈我自恋一下:那种小小的脸蛋,专注的模样儿好可爱!)

现在开始学会吃东西了更不得了,一看到我们在吃东西,立刻丢下手上的玩具,口里唔唔个不停,勇往目标前进,势要捉到我们手上的东西为止。试过一次我拿西瓜给爸爸吃,她仰起头来看着爸爸吃,再看着我拿另一块,怎么又是进了爸爸的口里?气得她对爸爸尖声大叫,似乎在控诉爸爸抢了她那一份。呵呵~小小,不是不给你吃,但那时你才五个多月,怎么可以吃东西呢?更何况是西瓜这种惹热气的水果。

阿公曾经说过,“你看到她一直在旁边看,你还吃得下么?”所以在阿公阿嬷家的时候,总是两个人轮流吃;轮流抱,为的就是不让小小受到只能看,吃不到的折磨。

有阿公阿嬷疼真是幸福啊。。。

那妈妈我呢?妈妈是不是也会像阿公一样不忍心呢??

嘿嘿,当然没有,

因为妈妈我也是很贪吃!!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我家有个小魔怪






昨晚,被小魔怪折腾到无法安眠。

这个小魔怪,
不知为何凌晨12点多了还不要好好睡觉。
搞到头痛的爸爸和身患隐疾的妈妈无法好好的休息。
把她抱在怀里喂她喝奶哄着她睡
小魔怪闭着眼睛,小小屁股却不由自主的一翘,身子一转,想翻身爬起来,
好在妈妈的功力足够,硬是把她给压下来了,小魔怪也不认输,小嘴巴一物两用,边吸奶边伊伊呀呀的细述著宝宝语言,啊啊噢噢的哼着宝宝才听得懂的歌曲。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当快要口吐白沫的爸爸妈妈忍不住对小魔怪发作时,

只见小魔怪施施然的坐起来,对着头顶快要冒烟的爸妈,咧开嘴嫣然一笑

小魔怪施展魔法了!

扑灭了爸妈冒烟的头顶,还把爸妈的心都溶解了

哎,让人又爱又恨的小魔怪,

相信每个父母,家里都有一,两个吧?









Tuesday, August 04, 2009

~小小学恩5~


video

害怕跌倒的小小恩,在站起来后又想坐下时,常常会藉著身边的人如爸爸或妈妈我来平衡自己坐下,但当身边没有人可以支撑时,她就会一手紧紧的捉着家私,另一手度量地上,然后才敢慢慢的坐下来。

由于拍这个video时的她已经做过这个动作很多次了,所以也比较没有当初的犹豫和战战兢兢的模样,少了些许趣味性。

Sunday, August 02, 2009

~小小学恩4~


7月尾8月头

小小恩开始在学着阔步走了。。。

这小家伙,7月4号从阿嬷家回来后,除了会坐学爬之外,也很努力的沿着沙发边缘撑起小小的身躯学站,好不容易站起来时还会喘口大气,迎起小脸蛋儿对着一直关注她的爸爸淀开灿烂的笑容呢。

当时我和熊老公说她还不大会爬就要学站,真是心急的小人儿,殊不知现在的她,竟然在站起来之后,学着放开手,甚至想更进一步的试着阔步走,唔。。。才8个月大的宝宝,会不会太快了?

说起来,虽然她比别的宝宝快学会站,可是却还没生牙齿,会不会就如我大嫂所说的,牙齿还没有从德国运来?!哈哈哈~




在LCCT等待上机,在MarryBrown吃早餐时,
不耐烦的小小恩不能乖乖的静静坐着。





在阿嬷家,顽皮的小小恩爱动东动西,一刻都不能停。




和爸爸在阿嬷家对面的海滩。
很悠闲的两父女。